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喧闹的话语,寂寞的文学


□ 李 娟

  上世纪中叶,莱特·米尔斯将大学教授纳入中产阶级的一种职业类型来考察,作为一个社会群体,白领“因为缺乏信仰体系,使得他们作为个体在道义上孤立无助,作为群体在政治上软弱无力”——这将是巨大的危机,对于同样身处白领阶层的学者,尤其是文学系学者而言。一个尴尬的事实是,二十世纪以来,在社会学、政治学以及思想史层面上对知识分子问题的讨论可谓轰轰烈烈,此起彼伏,在文学领域却遭遇难堪。“文人”,即便不带有“脱离现实”或“于现实无益”的指责色彩,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中性的描述。大家难免有些心照不宣,即“文人”的世界,与现实世界终究太遥远,遥远得近乎奢侈。它不像“知识分子”那样带着强烈的姿态性,与国计民生纠缠在一起。
  这既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也是文学本身的特质使然。一方面,对文学现实性维度的淡化,在一个充满着意识形态陷阱的政治生态中,不失为一种善意的保护策略。另一方面,在批评史的传统里,对文学自律与他律的争议没有也不可能形成孰是孰非的定论。自十九世纪末以来,随着唯美派和形式学派的勃兴,现实主义文学作为一种创作风格日趋没落。其后,在后现代理论对客观性、真实性的本体论质疑中,文学似乎也失去了现实性的基础。莫里斯·迪克斯坦在其《途中的镜子:文学与现实世界》(以下简称《途中的镜子》)中指出,尽管文学的艺术形式可以花样迭出,但若少了真实的色彩,文学将变成一场语言的游戏。对现实主义文学的关注,并非要为某个特定时期的流行的创作方法招魂,而是要重新强调与确立文学对于我们之所以重要的所在:“每一部成功小说的人物都与我们亲密地生活在一起。”
  理论的话语霸权——正如卡勒在其《文学理论入门》(译林出版社二○○八年版)中谈到的,当下文学研究中的文学理论“可不是指关于文学的理论”,“而是纯粹的‘理论’”——让迪克斯坦深为反感。作为当代美国最知名的文学批评家之一,迪克斯坦继承了在学院派体制形成之前那些老派批评家的传统,如他在《被损害的读写能力》一文里描述的。在那时,文学评论作为公共领域的事情被关注,批评家不仅要为普通读者代言,还要表达理想的社会共识。他们喜爱由真实的阅读体验出发,贯之以渊博的学识与独到的见解,将阅读落实在与现实生活的密切联系之中。大众阅读也相应地受到有着良好修养的批评家的引导,对消遣的追求与对公共事务的关注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不幸的是,至少从统计数字的结果来看,整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大部分大学能力测试的分数在下降,对于经济发展和政治参与至关重要的公民的读写能力遭到严重损害。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当阅读不再控制人民时,阅读的隐喻却一直在扩展”,这指的是五十年代以来由学院的理论家们制造出来的越来越精细和复杂的阅读方式,“往往运用模糊不清的、本身便难以卒读的专门化语言,并且过度地将真实世界化简为其文本的踪迹”(《途中的镜子》,271—272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