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豆腐块论文四篇


□ 庞壮国


论六个傻子和一篇名作

星期天,我十岁的女儿唉声叹气。问她怎么了,烦躁的她胳臂与肩膀拧麻花一般拧了三次。原来,她为一个读后感遭罪。
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在遥远的俄罗斯,在遥远的沙皇时代,给康斯坦丁·马卡里奇写了一封诉苦的信,可那信永远也不会被收到,因为信封上只写着“乡下,爷爷收”。这是俄罗斯伟大的作家契诃夫的名作,收到小学课本里。男孩名叫凡卡。
我就跟女儿说,你觉得凡卡怎么样,那就把感想写下来,不就行了嘛。女儿继续拧麻花,喊着:“不行。老师规定第一段写课文大意,第二段写感想,第三段还要升华。”我们父女之间还有许多对话,总之最后女儿捏着鼻子按照老师布置的三段式完成了作业。可以说,她的真实感受并没有写,也不敢写。她说:“只觉得凡卡很傻,写凡卡的作家也傻。”
在去油田书店买书的来回路上,我和女儿谈及凡卡。她一句,我一句,我俩总结出一篇名作联系了五个傻子。一号傻子当然是凡卡,写信不写村庄的名字也不写邮政编码,拿邮政局开玩笑呢。二号傻子因为他写一号傻子所以才当上傻子。三号傻子是把这篇文章编进教材的人。四号傻子呢,逼小学生写傻气的读后感。五号傻子可就多了,小学生谁敢不完成作业呀,明明不傻也得装傻。
契诃夫是十九世纪的作家,他的那篇名作我在四十年前读小学的时候也在课本里。一个世纪,半个世纪,啥东西都与时俱进了,小学生的思维与时代的主题都跟着与时俱进,偏偏课本内容和教学模式不与时俱进。傻不傻呢?真傻。
标题里出现六个傻子。第六个是谁呢?那就是我。估计这种小学教材以及教育模式过时的现象,许多啥啥学家啥啥长啥啥教授都看在眼里,但是人家不哼不哈,我呢,得得瑟瑟还写成文字还发表,说不上惹谁怒气冲天,所以我傻。

论校服

你随便走进一座学校,学生们哇啦哇啦银铃似的笑闹掀起春天的潮声。再细看他们的穿戴,败坏心思,怎么那样老气横秋肥大松垮目不忍睹呢?这就牵引出学校统一着装即“校服”问题。
问题的表层——校服丑陋。通常是一水水的体育运动服。体育运动服,开个田径运动会或球类比赛还行。但是学校不能老天天开体育盛会啊。成天让五彩摈纷的童年包裹在共性强烈而个性无影的傻气衣服里,这是生活的荒谬。看看日本小学生和韩国小学生的校服,黑裙子白西装,或者别的典雅高贵的啥啥服,我就想,我们五四时代的学生也那样文质彬彬朝气蓬勃来着。
问题的中层——过分强调穿校服。天天穿校服值得么?那么节庆日和重大集会与平时就没差别了。天天穿,门口派值日生检查,不穿不让进校门,就是不讲理,咋的?尤其暑热,为了张扬集体精神,为了遵从校长老师的意志,为了统一为了纪律,害得家家户户独生子女满身大汗。校服校服满场飞,孩子你为谁憔悴?流行歌曲《飞天》,我给它改词了。
问题的深层——害怕个性,处心积虑地要扼杀个性;疯狂地张扬共性,时时刻刻地要打造共性。这种可以称作社会病的思想惯性,沿着陈旧的轨道滑行,以至于谁想改变改变它,往往会被所有在轨道上滑行的人们视为大逆不道离经叛道。怎么难看怎么整,怎么寒酸怎么弄——这种见怪不怪的不正经过日子现象,何止区区一种校服,比如宿舍楼建筑式样,比如草坪栅栏,比如临街院落的围墙,比如大幅广告牌匾。共性是一种本身无法独立生存的东西,它必须寓蕴在个性里。再说,强调共性的那个学校,也该有自己的个性啊。谁见过有声有色有形有味有眼睛有耳朵的共性?但凡有声有色有形有味有眼睛有耳朵的不都是个性吗?我这里尽说些冠冕堂皇的哲学,还没把做校服卖校服里头关于回扣等肮脏勾当牵扯进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