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我的女教师


□ 郭小兵

  邵阳在北纬26度线上。从北纬40度线到北纬26度线,实际距离有1500多公里。蒸汽机年代,从北京去邵阳要坐两天一夜的火车。

  现在陈老师就在我对面的中铺。我开始观察这个上海小女人。陈老师细眉细眼,而且是单眼皮式丹凤眼。但陈老师和王熙凤的丹凤眼又不一样,王熙风是眉毛眼睛同时向上挑,像戏妆里的青衣;陈老师是眉毛向下撇,也就是“八字眉”。

  如果单是八字眉也不好看,但这种八字眉恰巧和向上挑的丹凤眼组合,于是就产生了奇异的审美效果:神情淑雅,眉宇间流露着一丝淡淡的哀愁。这叫“苦楚相”,是天分和修养极高的女的特有表情。

  “苦楚相”女子世上绝少,我所见到的多是虚构人物,如《红楼梦》里的惜春,她由于不得志而出家做了尼姑。如1930年代上海租界的张爱铃,这个毕业于圣玛利亚女校的知性小女人就不说啦。还有山西永乐宫壁画的天女,她是学术界公认的中国的“蒙娜丽莎”,东方苦楚女使蒙娜丽莎黯然失色。

  “苦楚女”放好自己的行李,就脱掉皮鞋,穿上一双自己带来的塑料拖鞋:她的一双白而嫩的脚裸露着,十个脚指头如十只小老鼠,很乖地躲在半透明的鞋里。陈老师抬头看看周围,一会儿登着梯子,上了自己的卧铺。她跪在铺上很认真地整理被卧,她的臀部朝外,凸出圆润的线条,我看得出了神。又怕陈老师发现,连忙转过头去,心里怦怦跳,好像自己犯了什么罪。

  陈老师只顾整理自己的窝,她从背包里拿出一小块雪白的布,搭在铺上,又掏出几本书压在枕头底下,把一只塑料壳的小半导体塞到被子里。 火车进了隧道,这时候玻璃上全是车厢内的景象,我透过黑玻璃的反光看见自己的脸,还有在卧铺上忙碌的陈老师,她的身影在玻璃窗里显得越发娇小美丽。

  整理完床铺,陈老师下来,看看茶几上的玻璃杯子,把杯子拿起来迎着窗外的光仔细端详,轻声用上海话说:“呀,脏的。”

  于是她从挂钩上取下一个洗旧的军挎包,掏出一只瓶子,那玻璃瓶子原来是装上海酱菜的。上海酱菜里面有很小的、带刺的乳黄瓜,它们被腌得很香、很脆,吃起来非常爽口。黄瓜吃完了,瓶子就拿来喝茶。陈老师拿起一包茶叶,靠近鼻子闻了闻,嗅的时候鼻尖上出现了点浅浅的皱纹,如西湖荡漾的涟漪。

  陈老师撕开纸包,把茶叶倒进玻璃瓶。这时候我注意到,她的手很白、很细。那边来了一个列车员,她提着一只大铜壶,壶外包着厚厚的棉套。我们把杯子盖敞开,列车员很老练地倒水,水柱冲进杯子,茶叶在里面翻滚,白气裹着茶香一起冒出来。我们坐的是普通车厢。这里聚集着普通的旅客,飘逸着特殊的气味。这空气的成分一般是这样组合的:水果味、酱菜味、卤肉味,汗味,加上打嗝、放屁、狐臭味,抽烟、喝酒、脚、r昧,这些味道会使我产生一种“身在他乡心为客”迷茫的愉快和疲惫。

  我的下铺是一个中年汉子,他上车一坐定就开始忙碌:从印着飞机图案的旅行袋里拿出一个油纸包,里面是五香蚕豆: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酒瓶,用牙咬开瓶盖,就专心吃喝起来。他腮帮子肌肉发达,蚕豆在嘴里嚼得嘎巴响。车过湘潭,他嘴巴还在蠕动,他应该算是脊索门哺乳纲食草目偶蹄亚目牛科中国水牛属的反刍动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