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镜中花,如水中月


□ 王 樽

《犹在镜中》确实像在镜子里,只是那镜子的玻璃已经破碎,一切都是虚幻的反影。


1

让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描绘心中的上帝,似乎特别符合很多人对上帝的感觉总是在不需要时突然现身,又在渴望出现时不见一丝踪迹。在《犹在镜中》里,伯格曼让自己心爱的女主角卡琳成为日趋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她常常幻视幻听,为此而歇斯底里、不能自控。卡琳眼里的上帝反映出伯格曼的内心矛盾:既觉得上帝无处不在,又怀疑压根是虚无既爱其热情如火助人为乐,又怪其冷若冰霜不近人情。影片最后,卡琳眼睛里的上帝成了“蜘蛛”,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幻影。
充满矛盾的伯格曼也承认自己内心的这一变化,他说:“我对上帝的想法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变化是从《犹在境中》开始……我把上帝看作是破坏性的,非常危险的,对人类有害的。上帝把人类阴暗的破坏力释放了出来,而不是相反。”但是在影片中,伯格曼仍顽固地拒绝表明自己内心的动摇,相反,他还要坚守着对上帝并没有完全失去信心,还抱有希望。在影片结尾处,他通过父子间的对话,让上帝作为“爱”的化身重新出现。
儿子说:我不能在这个世界里生活。父亲说:不,孩子,你能。但是你必须抓住点儿什么。儿子问:抓住什么呢?上帝?给我一个有上帝的证明。父亲回答我只能给你一个关于我的希望的模糊想法。在人类社会里,爱是实实在在存在着,这点大家都知道。儿子反诘:那么爱证明了上帝的存在?父亲不置可否:我不知道是否证明了上帝的存在,或爱就是上帝本身。儿子似乎恍然大悟:爸爸,照你这么说,卡琳是被上帝包围着,因为我们都爱她。父亲点头:是的。
这段对话让上帝从“居庙堂之高”的位置转化成了人间的世俗之爱,但这个虚幻的“爱”,因太勉强而缺少力量。
像伯格曼的不少电影一样,《犹在境中》是一包暧昧犹疑还有些晦涩的矛盾体,晦涩不是表达的技巧问题,而是他内心认识的模糊不明。他总想把自己认识的矛盾带给观众,这本身没错,问题是他给出的是矛盾,却想让观众获得简单的答案。

2

伯格曼的影片向来故事很淡,且喜欢一下就把人物的关系交代清楚。影片一开始,就是一个海滨大全景,由远而近,四个人一边说笑、争论,一边走向不远处的一座房子。彼此之间的关系,各自的职业或状况通过简短对话交代清楚。一家四口来到海边一座孤岛度暑假,父亲戴温是作家,刚从瑞士回来,马丁是医生,陪伴着从精神病院回来不久的妻子卡琳在岛上休养;卡琳的弟弟佛雷克只有十七岁,也跟他们住在一起。
一家四口共进晚餐。佛雷克说父亲回来跟大家在一起他感到高兴。可是,当戴温提到很快还要到南斯拉夫去旅行时,又引起佛雷克和卡琳的不满。晚饭时,戴温送给每人一件从瑞士带回的礼品。在大家忙着拆看礼品时,他却躲到室内一个角落里哭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