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事


□ 毕飞宇
家事
毕飞宇
一大早,老婆就给老公发了一条短信。短信说,老公,儿子似乎不太好,你能不能抽空和他谈谈?
老公回话了,口气似乎是无动于衷的:还是你谈吧,你是当妈的嘛。

老公乔韦是一个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他的老婆小艾则是他的同班。说起来他们做夫妻的时间倒也不长,也就是十来天。这件事复杂了,一直可以追溯到高中一年级的上学期。用乔韦的话来说,在一个“静中有动”的时刻,乔韦就被小艾“点”着了——拼了命地追。可是小艾的那一头一点意思也没有,“怎么敢消费你的感情呢?”小艾如斯说。为了“可怜的”(乔韦语)小艾,乔韦一脚就把油门踩到了底,飙上了。乔韦郑重地告诫小艾,“你这种可怜的女人没有我可不行!”他是动了真心了,这一点小艾也不是看不出来,为了追她,乔韦的GDP已经从年级第九下滑到一百开外了,恐怖啊。面对这么一种惨烈而又悲壮的景象,小艾哪里还好意思对乔韦说“一点儿也不爱你”,说不出口了。买卖不成情义在嘛。可是,态度却愈加坚定,死死咬住了“不想在中学阶段恋爱”这句话不放。经历了一个火深水热的冬季,乔韦单边主义的爱情已经到了疯魔的边缘,眼见得就扛不住了。两个星期前,就在宁海路和颐和路的路口,乔韦一把揪住了小艾的手腕,什么也不说,眼睛闭上了,嘴巴却张了开来,不停地喘息。小艾不动。等乔韦睁开了眼睛,小艾采用了张爱玲女士的办法,微笑着,摇头,再摇头。乔韦气急败坏,命令说:“那你也不许和别人恋爱!”不讲理了。小艾“不想在中学阶段恋爱”,其实倒不是搪塞的话,是真的。小艾痛快地答应了,前提是乔韦你首先把自己打理好,把你的GDP拉上来,要不然,“如此重大的历史责任,我这样美丽瘦小的弱女子如何能承担得起。”小艾的话都说到这一步了,可以说情声并茂,乔韦还能怎么着?这不是一百三十七的智商能够解决得了的。乔韦在马路边上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说:“老婆啊,你怎么就不能和我恋爱的呢?”这个小泼皮,求爱不成,反倒把小艾叫做“老婆”了,哪有这样的。小艾的脑细胞噼里啪啦一阵撞击,明白了,反而放心了。乔韦说这话的意思无非是两点,A:给自己找个台阶,不再在“恋爱”这个问题上纠缠她,都是“老婆”了嘛。B:心毕竟没死透,怕她和别人好,抢先“注册”了再说——只要“注册”了,别人就再也没法下手了。小艾笑笑,默认了“老婆”这么一个光荣的称号。学校里的“夫妻”多呢,也不多他们这一家子。只要能把眼前的这一阵扛过去,老婆就老婆呗,老公就老公呗,打扫卫生的时候还多一个蓝领呢。小艾拍拍乔韦的膝盖,真心诚意地说:“难得我老公是个明白的人。”小艾这么一夸,乔韦更绝望了,他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埋到两只膝盖的中央,好半天都没有抬起头来。只能这样了。可是,分手的时候乔韦还是提出了一个特别的要求,他拉着小艾的手,要求“吻别”。这一回小艾一点儿也不像张爱玲了,她推出自己的另一只巴掌,拦在中间,大声说:“你见过你妈和你爸接吻没有?——乔韦,你要说实话!不说实话咱们就离婚!”乔韦拼了命地眨巴眼睛,诚实地说:“那倒是没有。”小艾说:“还是啊。”当然,小艾最后还是奖励了他一个拥抱,朴素而又漫长。乔韦的表现很不错,虽说力量大了一些,收得紧了一些,但到底是规定动作,脸部和唇部都没有任何不良的倾向。在这一点上小艾对乔韦的评价一直都是比较高的。乔韦在骨子里很绅士。绅士总是不喜欢离婚的。
只做“夫妻”,不谈恋爱,小艾和乔韦的关系相对来说反而简单了,只不过在“单位”里头改变了称呼而已。看起来这个小小的改变对乔韦来说还真的是个安慰,不少坏小子都冲着小艾喊“嫂子”了。小艾抿着嘴,笑纳了。小艾是有分寸的,拿捏得相当好,在神态和举止上断不至于让“同事们”误解。“夫妻”和“夫妻”是不一样的。这里头的区分,怎么说呢,嗨,除了老师,谁还看不出来呀。哪对“夫妻”呈阴性,哪对“夫妻”呈阳性,目光里头的PH值就不一样。能一样吗?小艾和乔韦一直保持着革命伴侣的本色,无非就是利用“下班的工夫”在颐和路上走走,顶多也就是在宁海路上吃一顿肯德基。名分罢了。作为老公,乔韦的这个单是要埋的。乔韦很豪阔,笑起来爽歪歪。但是,私下里,乔韦对“夫妻生活”的本质算是看透了,往简单里说,也就是埋个单。悲哀啊,苍凉啊。这就是婚姻吗?这就是了。——过吧。

可婚姻也不像乔韦所感叹的那样简单。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事情的复杂性就在于,做了夫妻乔韦才知道,他和小艾的婚姻里头还夹着另外的一个男人。
——小艾有儿子。田满。高一(九)班那个著名的大个子。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九。田满做小艾的儿子已经有些日子了,比乔韦“静中有动”的时候还要早。事情不是发生在别的地方,就在宁海路上的那家肯德基。
小艾和田满其实是邂逅,田满端着他的大盘子,晃晃悠悠,晃晃悠悠,最后坐到小艾的对面来了。小艾叼着鸡翅,仰起头,吃惊地说:“这不是田满吗?”田满顶着他标志性的鸡窝头,凉飕飕的,绷着脸。田满说:“你怎么认识我?”小艾说:“谁还不认识田满哪,咱们的11号嘛。”11号是田满在篮球场上的号码,也是YAO(姚明)在休斯顿火箭队的号码,它象征着双份的独一无二。田满面无表情,坐下来,两条巨大的长腿分得很开,像泰坦尼克号的船头。田满傲滋滋地说:“——你是谁?”小艾的下巴朝着他们学校的方向送了送,说:“十七班的。”田满说:“难怪呢。”听田满这么一说,小艾很自豪,十七班是高中一年级的龙凤班,教育部门不让办的。心照不宣吧。这会儿小艾就觉得“十七班”是她的脸上的一颗美人痣,足可以画龙点睛了。小艾咄咄逼人了,说:“难怪什么?”田满歪着嘴,冰冷地说:“你很蔻。”“蔻”是一个十分鬼魅的概念,没有解。如果一定要解释,坊间是这样定义的:它比漂亮艳丽,比艳丽端庄,比端庄性感,比性感智慧,比智慧凌厉,总之,是高中女人(女生)的至尊荣誉。小艾说:“扮相倒酷,其实是马屁精。”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