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李


  ●高军

  在我们副职中,他的笑脸是很有特色的,头儿一声吆喝.他在下属面前那严肃得冷冰冰的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那四方形的大脸往下稍稍一低.嘴角向两边一咧歪,发出真诚的笑声来:“嗨嗨嗨……”

  头儿看他这样.就声音越发大起来:“老李你说说怎么回事儿.这么点小事儿你都安排不好,还干什么工作啊。”

  “是是是,您消消气.我这就安排好,”老李走上前去,用右胳膊拥住头儿的左侧后背,并肩站着,“您忙您的去,过会儿您再来检查,保证就好了。”

  头儿脸色缓和下来,脸上开始出现笑意,但讥讽的成分占大多数:“哼,你就保证吧。”说着,已经转过身去了。

  人们开始一愣.接着就觉得两人的关系其实是非同一般的,尽管受到批评,可谁能与头几勾肩搭背的.一般人是没这个资格的。

  老李拥着头儿就这样亲密地走出了一段路,然后才转身回来,指挥现场的人们干起来。人们看到,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彻底消失了,脸黑乎着,背起手来,不时地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来,指点一番。

  作为同是副职的我,看他整天让头儿当“由头儿”活瑟着,私下里也劝他:“这事儿你根本就没有错,他怎么就熊起你来了?”

  “你说来——”他脸色一沉,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接着腿往后一抽,有点教训的味道了,“没错领导就不能批评了!既然不满意,肯定就是没干好!”

  觉得和他说不到一块去,就挂起免战牌:“噢噢。”转身赶紧走开,一边走着一边想,头儿他要是这样活瑟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当软柿子的。

  不几天.头儿安排我和老李到一个村子里丈量土地,牵扯到种粮补贴,这个村子几次搞的都不准确,他要求我们:“两个领导成员过去,一定彻底摸清底子。”

  我不用看就知道老李的脸上早就堆起了笑容。我心里有些看不起他,不就是头儿安排工作嘛,你大大方方地接受任务不就行了吗,何苦低三下四的样子?我从来不作卑贱样,头儿从来对我板板正正.更不会拿着我当“由头儿”,熊着我给别人看。

  我们俩到村子里后先找干部开会,讲明工作的严肃性,就和干部们一起下地干起来,中午饭都没吃,回到镇里时日头大偏西了。

  我们两个人迅速地来到大伙房,让师傅炒个菜,刚坐下摸起一个馒头来,头儿踱着方步进来了.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怎么样啊老李?”

  “这次保证没事了。”老李的脸上笑容浮起来。

  头儿不高兴了:“不是叫你去开展工作吗?什么叫没事儿了?”

  老李的笑容在方脸上堆得更浓了:“是,是。”

  “啪”头儿把手狠狠地拍在了桌面上,我们的碗筷一阵哗啦,馒头也跳了几跳,头儿的脸色黑着.用右手食指点着老李,差一点都戳着他的额头了:“是是是,是什么是!量完了?准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