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糟蹋的“美女”


□ 曾 颖

  许多好词一旦被恶俗化之后就变得不好了,甚至走向其词义的反面,远的如“小姐”,近的如“听证会”,现在又轮到“美女”了。
  从词面上看,“美女”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好词。特别是在这个看外表更重于看内在的时代,拥有“美女”这个头衔,往大里说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十年,一夜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或富婆;往小里说,求职升职找男朋友甚或在大街上买烤白薯都会得到程度不同的优待。于是,“美女”成为当代孩子们最喜爱的标签,是美女的,当仁不让地要贴;不是美女的,创造条件整容抽脂魔鬼式减肥瘦身断骨增高,也要贴;而把这一切手段都用上,居然也还有贴不上的,就开始有人慈善或戏谑性地赠予其“美女”的称号了。往往在这些时候,美言的真实性是次要的,如同横空落下的一笔钱砸在你头上,钱的性质不重要,重要的是钱本身。
  于是,便有了美女泛滥的景象:
  网络里,QQ头像上的女人们燕瘦环肥娇羞动人,聊天也通通以美女自居,对所有美女封号和溢美之词来者不拒。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同意视频,屏幕上犹抱琵琶才闪出半张巨型的相扑大脸,竟把电脑震撼得死了机。
  走在大街上,听见身后有人喊“美女”,以为是哪位港台明星刷街来了,赶紧回头望,却发现是两个长得很抱歉的小女孩在相互安慰。
  单位走廊或电梯上,女同事们见面时,彼此挥手扬眉,互道美女,已成为一种习惯。有人开玩笑说这已经像岁末派红包一样,成为一种投资,你投别人一个“美女”,别人报之以一个“美女”,两不相欠,各不吃亏,彼此用一句话换得自己几分钟甚至更长时间的好心情,何乐而不为呢?
  但问题就在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从这种交易中找到平衡,特别是那些自以为是真正美女的人,她们会感觉自己派给别人的红包是一百元的,而收回的却是五十元。我的一位美女同事就常常叹息:这是一个虚伪的时代,连猪八戒和白骨精都成了美女了!
  但这并不妨碍她下次与她眼中的猪八戒和白骨精们继续虚伪下去,彼此用甜得发腻的语调互称美女。至于她们脑海中会不会闪过周星驰电影中那个喊完“美女”就抱着痰盂吐得满地找胃的画面,便不得而知了。
  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需要美女的时代;而且每个女孩都应该有成为美女的权力。而且,就是再丑的女孩,也会有人觉得她美;这个人要么是她的母亲,要么是她的爱人。这种灌注了感情因素的审美标准,并不适于推广于整个社会,那样的话,反而变得不可信起来。就如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和贬义词的精美广告,让人觉得遥远而虚无。
  当高峰周围立满高峰的时候,高峰也就成了高原。当美女这个称号加诸平庸女或丑女头上的时候,“美女”这个称号,也就成了所有女性的代名词。而人们为了给这个原本并不太完美的肥皂泡加上保险系数,总是会想出许多奇怪的花头,如称呼年长的女性为“资深美女”;称呼相貌平庸的女性为“气质美女”;称呼皮肤不好的女性为“夜光美女”;称呼体态壮硕的女性为“健康美女”……
  在这些颇具玩味的称呼背后,有人听出了虚伪;有人听出了调侃;有人听出了自嘲;有人则听出了赞美。这当然与个人的素质和阅世经历造就的自知有关。但问题就在于,世人大多是缺少自知之明的,在卡拉0K厅抢话筒最凶的往往是唱得最难听的人,这可能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美女”这个词被糟踏的最真实原因。行文至此,我突然想起几天前见到的一个关于“美女”被恶俗化的典型场景:在路边,一个蓬头垢面的垃圾女和另一个同伴打招呼说:美女,今天收获怎样?
  另一个挠挠头说:你龟儿又在挖苦我!美女?你妈才是美女!
  这是几年来我所见过的惟一一个拒绝接受“美女”称号的女人。
  【选自《四川在线》】
  插图/苏 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