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扇子的故事


□ 乔叶

  1

  免贵姓单。就是简单的那个单字,在当姓的时候念扇,扇子的扇。对,我知道真有姓善的人,我也查过,可是那个姓的人老少了,太稀罕。姓我这个单的,还是多些。对,这个字还有一个音,念缠。不是有一句诗么,“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好像是匈奴人对他们领导的称呼。汉语就是讲究,随便哪个字都海一样深。我的老伙计们都叫我扇子。你也这么叫我吧。这跟恭敬不恭敬扯不上,我乐意听人这么叫我。现今这么叫我的人越来越少了。

  知道。我知道你在这里看我好些日子了。书法?别笑话我了。我知道自己的水平。我这要叫书法,可就糟蹋书法这两个字了。别看我整天在这里练呀练的,笔也大,字也大,乍一看大架子也还行,可要真说到书法上头,我这可是有书没法。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怕你生气,我看你也就是个外行。要是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我这手字也就是地板字。现在不是兴说啥地板价地板男地板女什么的,把地板说成最差的,那我这字也就是地板水平。再说也是在地上练的,是货真价实的地板字。呵呵。

  知道。我知道现今这么写的人不少。绿城广场,中州广场,曼哈顿广场,索菲特广场,花园广场……都有。一只水桶一支笔,就在地上写起来了。中州广场那个只写毛主席语录;花园广场那个只写最时兴的,什么三个代表啊,八荣八耻啊。这两个常上报纸电视。索菲特广场那个没挑拣,三字经,百家姓,顺口溜,打油诗,什么都写。我啊,就喜欢写这些唐诗宋,词。

  没有,我没有去看过他们。各写各的呗,有啥看的。都这么大年纪了,在地上练个大字,难不成还要比一把?我在大石人这儿五年了——知道这里叫孔子公园,整天在这里,还不知道这个?可老百姓都这么叫,我也就少数服从多数,跟着叫吧。大石人,想想这个称呼还真挺有意思的。你再说这是孔子,再说这是七十二弟子,说到底也都是石头做的塑像,是不是?老百姓粗是粗,俗是俗,可有时候一下子也能说到根子上。你说中央电视台的新大楼叫大裤衩,像不像?广州那个电视塔叫小蛮腰,像不像?

  好了,写完这句就够了。我每天最多写二十分钟。写多了对腰椎不好。再喜欢也不能拼命,是不是?不写?那也不成。写这么多年了,有瘾。在家里写?老婆不答应。说太脏,也不环保,不低碳。我知道她过日子仔细,抠。能省一个是一个。她哪回去超市买白菜不把净净的叶子剥了又剥,还扔一地。那时候她可不说什么环保低碳了。唉。

  成,今儿不写了。唠唠?反正也没啥事,那就唠唠。

  2

  我爱写字是受我爷爷影响。我爷爷是私塾先生,知道私塾么?不,不是家庭教师。私塾在老日子的时候,也就是解放前,农村人自已办的学校。有些事啥时候都是一个理,哪儿都有穷有富,穷人有穷办法,富人有富办法,中不溜溜的人有中不溜溜的办法。读书也是这。富人的孩子去大地方读书,穷人的孩子在破庙跟着穷先生认几个字,中不溜溜家的孩子就能凑些粮食读小私塾。我爷爷就是这种小私塾里的先生。听人家说,在十里八乡我爷爷都教得挺有名的,字当然写得也好。他常跟我说,读书跟写字不分家,书读得好,字一定写得好。字写得好,书读得也不会差。人的精气神儿心肝眼儿,都在字里呢。古人写信,总要说四个字:见字如面。那意思,看见了字就像看见了这个人的脸一样。我爷爷常跟我讲:人脸长啥样是老天注定的,改不了。你的字脸长得好不好可全在自己,能叫自己长得多体面那就该让自己长得多体面。你说,这字脸要是长得丑,那该多败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