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吃泥巴


□ 余继聪

●余继聪

  我爱泥巴.爱吃泥巴味道的新鲜蔬菜和水果,爱吃泥巴味道的山泉水,爱吃泥巴味道浓的食物。

  小时候爱吃洋芋红薯,这两种吃食,是泥巴味道很浓的食物。农历七八月,红薯垄被红薯鲜嫩的身体胀开了裂缝,我们早已经等不及了.急忙把红薯从地里挖出来,或者急切地直接用手刨出来,还沾满新鲜泥巴,散发着浓烈的泥土香,急急忙忙用手抹一把,三两下啃掉皮,就急忙咬吃。这样的红薯鲜,香,叫我至今回味无穷,感到齿颊犹香。洋芋也一样,我们等不到采挖洋芋的季节,就会去偷刨洋芋,连着新鲜泥土,丢进灶坑枝木灰里烧焐,等到焐香熟.匆匆刨出来,一股新鲜泥土香、烤泥土香和新鲜洋芋香,马上直沁鼻翼,在手里急急忙忙倒腾几下,我们就急切地吞咽泥土香洋芋香。

  我父母亲都是农民.但是父亲其实是乡村阉匠.除了极其农忙的时候,父亲一般都是每天都要出去走村串巷,阉割猪鸡牛羊狗。一旦天亮后发觉天阴下雨,父亲只好滞留在家中。他一般不参加做农活.滞留在家里,父亲就往往无所事事.烦躁不安。于是父亲都经常爱戏谑自己“生意人眼前花,天阴下雨吃泥巴”,意思是做生意受天气影响较大.天阴下雨就没有收入.只好“吃泥巴”,不如当国家干部和当工人,旱涝保收,他还因此经常教育我,好好读书.将来一定要当一个国家干部或者工人,天阴下雨也不必“吃泥巴”。当然,爱自由生活,爱乡间生活的父母.可能也是觉得生意人不如农民好,太辛苦,而且受天气情况影响大,而当农民,天阴下雨,在家里闲话,庄稼照样在地里滋滋生长着,农民们照样有收入,照样有饭吃。

  我们楚雄乡下.真有吃真正的白泥巴的风俗。我母亲怀我的时候,嘴寡,想吃东西,那时候,还是生产队时期,乡间人家几乎没有任何水果,更没有任何饼干糖果等零食,就算干蚕豆、豌豆、苞谷粒也没有,女孩子们少妇们爱吃的酸腌菜咸菜,那时候也没有,母亲就叫父亲出去找点东西给她吃。父亲就去村子背后的山野里找寻。那时候,家里没有一扇半扇红糖,也没有水果糖和白糖,山野里,野梨野棠梨等等野果,都还没熟透。父亲很绝望。一个大男人,自己的媳妇怀孩子了.却拿不出一丁点解馋解嘴寡的零食给她吃,父亲感到了万般无奈和绝望。那时候,他就忽然看见了山野里的白泥巴。看见白泥巴,父亲就高兴了。我的家乡,是喜欢偶尔采挖一点白泥巴来当零食吃的。白泥巴,其实很像小麦熬煮出来的饴糖.柔软却又有韧劲,又很香甜,咬嚼起来,像咬嚼麦芽饴糖,耐咀嚼,香软,回味无穷。更主要的是,这种白泥巴,吃进肚子里,很好排泄出来,基本没有副作用。

  岳父也多次跟我讲.他们家乡的彝族妇女,在怀孕期间,也会忽然闻见来自大地的奇特浓烈的泥土香,就想吃土。家乡人喜欢吃土的习惯,据说还有个来历。说是有一天,一个放羊的彝族老人,又渴又饿的时候,忽然间发现了一种白泥巴.非常具有一种大地的独特香味,独特的泥土香,就抓起来一块,吃了一口,他马上就感到浑身舒服,感到这种白泥巴香甜,独特的鲜香,泥土香,很香软,但是又不像麦芽糖饴糖那样粘牙齿,又不酿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