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内河流(外一篇)


□ 宋晓杰


如果把生命比做一条河流,那么,在流经的过程中,一定能够找到行进中的参照,那参照也许是波涛中栉风沐雨的一艘船,也许是岸上孑然独立的一棵树,也许是远方神秘闪烁的一座灯塔,是冥冥中的距离和导引。那参照是决然不同的。每个人都以自己独有的方式铭刻、牵挂那些路途上的未来与往昔、光荣与梦想、成败与悲喜、幸与不幸--那是一条时刻动荡着的,然而却又是肉眼无法看见的内河流。于我,那跟随生命前行的内河流是一条可追溯的河流,是近左的河流——文字的河流。
记不得与文字打交道的最初动因以及来龙去脉,但是,文字若隐若现地跟随着我一路前行,像不弃不离的挚友。不用浅淡的墨迹、昏黄的小照、隔年的旧物或飘曳在风中的老曲,我仍能记得每一个字背后隐藏着的漩涡与急流,死死地记得,这与我丢三落四的性格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偶尔,于琐碎与奔忙中抬起头来看天,低下头去沉吟,约略感到那条河流的源头竟然是那么辽远,而且,将越来越匆忙地一路远下去,但是,我依稀记得那些昭示作用的灿灿星光和变幻风云。扳着指头细算,从自己的话语变成铅字,竟然有二十年的时间了。我曾在一篇随笔里这样写过:二十年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呀——一座新兴的城市初具规模、一个蒙昧的孩童长成翩翩少年、一片不毛的荒山变成飘香的果园。清楚地记得,当时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心里想到的就是我们生生不息的城市盘锦,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感动和内心的自豪。那些与我的成长、与城市的变迁、与时光的流逝相关联的一切一切,逆流而上,不断地让我敏锐的心悲悯、慈爱与感恩。
我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土特产,是这片曾经蛮荒的土地上破土而出的一棵碱蓬,是飒飒秋风中摇曳的一朵芦花,是碧空中渐渐弱下去的一声鹤鸣,是稻田里的香,盐碱地里的咸。那些贯通于骨胳中的支撑和精神,融于血脉里的气质和秉赋,像影子一样随行,任凭什么力量和风雨都休想改变它。谁能说这不是一件令人宽慰的事情呢。读过我作品的人,包括许多没有到过盘锦的外省人,他们都说我的作品里有地域的宽阔和坦荡,有一种向上的气蕴和热忱在里面,还乍惊乍喜地说,盘锦这么好吗? 我怎么不知道?太诱人了!并近乎海誓山盟地说,一定要找机会看看这片神奇而神秘的土地。我知道,这是对我的作品的溢美,但是,他们对这片土地的喜爱和神往却是没有半点含糊。每个人都有虚荣的一面,如果让我在所有夸赞我作品的评论中选一句最动听的话,那么,我宁愿选择水土与人的关系的那句俗语,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深深地知道,一个个体,只有依赖于他“在场”的广阔的生存背景,他的存在才是鲜活的,才有价值可言。惟有如此,我们才会像安泰一样吸纳集结力量,才会像植物一样沐浴雨露阳光,才会更有可能放大自身的光芒。
由于工作的关系,每年每年,我都有机会迎送新朋旧友。每当我以主人的身份,带领他们或于茫茫苇海中穿行,或于徐徐秋风中远眺那摄人魂魄的焰红;或者是另外的情形:在醇香弥漫、佳肴丰美的餐桌上,这是河刀、那是蟹、慢慢盈香的是不多言不多语却营养我们的大米……每当这时,都是我最知晓自己身份的时候,都是我最热爱自己的时候。那时,我有足够的理由原谅自己的不漂亮不成功不完美,有足够的理由原谅自己的孤陋寡闻。因为满足。因为热爱。如果那也算小家子气的话,那么,我宁愿不成为“大家”,一辈子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