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方悲剧坐标中的《桃花扇》


□ 李丽娟

  摘要:本文以西方悲剧理论为参照,从是否传达了命运观念、命运感是否始终伴随冲突过程、主人公是否具有“悲剧领悟”以及作者的创作态度这四个方面来探讨《桃花扇》的悲剧性。
  关键词:《桃花扇》悲剧 悲剧心绪 悲剧领悟
  
  《桃花扇》在中国古典戏剧中历来被列为悲剧。王季思先生收编的中国十大古典悲剧把它列于其中,周维培先生在为《桃花扇》作序中也言道:“《桃花扇》是我国古典戏曲中最著名的历史剧和悲剧”,文学史中也常常把侯方域和李香君的出家称为“悲剧结局”。那么,什么是悲剧?《桃花扇》算不算悲剧?本文拟从以下四个方面来尝试一下对这个问题的探讨工作。
  
  一、《桃花扇》是否传达了引起不幸的命运观念
  
  探讨悲剧的概念,不能不从亚里士多德谈起。他认为悲剧的本质是“借激起怜悯和恐惧来达到情绪的净化”。朱光潜先生在《悲剧心理学》中这样解释怜悯和恐惧:“我们可以把它(怜悯)描述为由于突然洞见了命运的力量与人生的虚无而唤起的一种‘普遍情感’”,“悲剧的恐惧不是别的,正是在压倒一切的命运力量之前,我们那种自觉无力和渺小的感觉”,“悲剧的恐惧在某些重要方面和悲剧的怜悯相似。它们都是突然见出命运的玄妙莫测和不可改变以及人的无力和渺小所产生的结果,又都不是针对任何明确可辨的对象或任何特定的个人”。根据这个解释,引起悲剧中的灾难和不幸的根本力量是无法理解又无可抗拒的命运。我们来看《桃花扇》是否传达出了这种命运观念。全剧可分解成李香君的爱情不幸和以史可法为代表的将士们护国失败的不幸两个层面。下面我们分别讨论。
  剧中李香君为了追求和维护自己的爱情,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忍饥寒,决不下这翠楼梯”,“奴家就死不下此楼”,但她的坚毅和抗争并未换来自己爱情的圆满。她可以把握自己不失信于爱情,却又无法阻止南明王朝的逝去,南明王朝的覆灭同时也让她的爱情合理性不复存在。从这点看来,是一种她无力把握的命运造成了她爱情的不幸。
  从史可法方面来看,他和忠诚的将士们在历史的车轮面前尽管拼力护国,却没有能力改变它的轨迹。剧中张道士的一句“古来谁保千年业”的哀叹,道出了朝代兴替的必然性以及由此带给人的历史虚幻感。个人的无奈和渺小,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凸显无疑。由此看来,在《桃花扇》中,总体上我们是能把握到其中的命运观念的脉动的。
  
  二、玄秘的命运感是否始终伴随在冲突的全过程中
  
  从冲突过程来看,李香君面对的冲突来自坚守自己的爱情与这种坚守的被破坏。从“却奁”到“拒媒”再到“守楼”,她以一个弱小女子的坚毅和勇气,决绝地进行着反抗。“守楼”一是香君反抗旋律中最华美乐章。在她以头撞地的那一刻,我们感到的是一种勇敢、坚毅、高尚和宏伟气魄的震撼。这里,一个小人物的受难,同样会激起我们的怜悯、惊奇以及由此而来的昂扬的生命力感。《桃花扇》的情节,无疑是悲剧性的。但我们的悲剧心绪刚刚开始,作者却以一出贞丽代嫁的“巧计”轻轻抚平了我们的激动与不安。香君的抗争成功了,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誓愿,悲剧的尖锐冲突也随之瓦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