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墨女·蜂男及其它


□ 赵建国


我们无法判断这篇小说的作者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只是从他的通信地址(河南省焦作武陟县嘉应观乡南贾村四组)中隐约知道他来自农村,应该是个青年。一个当代农村青年,他是怎么写出了这样一种小说?
这是一组与众不同的小说,说它与众不同,是说与当今小说写作的主要潮流不同,而我所说的这种不同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见所说的某种对抗或某种反叛,它既不是常见的现实主义小说,但也并非前卫或者另类,我们看到的是一些与潮流无关的作品。
这些小说巧妙的复活了中国古代笔记小说的传统,将神奇的幻想与对事物的洞察力结合在一起,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点与汪曾祺、阿城和林斤澜们共通的东西,这些名家美妙的小说清丽、飘逸而智慧,但在强大的社会潮流面前显得十分脆弱,无法形成某种力量,某种潮流,轻而易举被时代所打断。赵建国的几篇小说与他们相似,但似乎又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并非是从他人的成绩中走出来的,而是作者独立生活和阅读的结果。
这样一些古雅、奇异和充满想像力的作品,看似与现实人生并无任何关系,但却出人意料地在不经意间反衬了、反讽了我们今天的生活,关照了现实人生,揭示了人性中最复杂微妙、难以捉摸、无法把握 甚至难以启齿的部分。应该说,这是我们这个信息时代的一个异数。
作者在他的来信中写道,他“不知道自己写得如何,也不知道还有无继续写下去的必要”。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一个在河南农村孤独写作的人,这在今天,在汹涌的社会潮流面前也可以算作一种另类吧。 ——编者


墨 女

无缘是一个读书人,长得白白净净。村里的女子都想嫁给他,无缘都拒绝了。
村里有根木柱,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字,相传是汤显祖的真迹,只是字迹已难辨认,只墨乎乎一片。
因为极爱汤先生的文章,无缘每天都要绕柱子转几圈,甚至还要搂一搂,想看出点什么。村里人常取笑他:“那柱子又不是你媳妇,搂他有什么用。你还是赶紧娶个媳妇吧,一成家,过上正经日子,就再不会乱想了。”无缘听不进这些。
一天,天还不亮,无缘正睡着,就感到鼻孔发痒,一股浓浓的香气直钻心肺。无缘迷迷糊糊就起身闻着香气走去。那香气竟是从墨柱里散出来的。无缘搂着墨柱说:“我以前怎就没闻到这香气呢!”不想头上就敲枣似的挨了两指头。有个女子又尖又脆的嚷道:“看你面上老实,心里倒花花臊臊的。”无缘吃了一惊,醒过神来看时,怀里哪有墨柱,自己正脸对脸,鼻碰鼻的搂着一个女子。女子挣开身,无缘这才看清,那女子眉眼如墨,像是从墨缸里染过。无缘怎见过这样颜色的女子,就问:“你是谁?”那女子说:“我叫墨女,是那墨柱所化。”无缘说:“女子该白白净净的,可你……”墨女说:“我不是寻常女子,我呆在这里几百年了。我原是汤先生身边的侍读女子,长得比你还白还净,世上所有的男子都想娶我。可我只喜欢汤先生,哪怕只给他研墨提笔,我也不愿嫁给别的男子,汤先生就收下了我。汤先生是个好玩的人,一次诗兴大发,寻不到纸,就提笔在我身上写起来,我不愿,他就说:‘我的这些笔墨是含香的,一般人想得还得不到呢!’我说:‘那你以后有了什么好文章,都得写在我身上。’打那以后,汤先生就待我如纸,走到哪里,就把我带到哪里。时间长了,我就被他涂得又黑又丑。只是我有一样好处,却是千万女子也难比,我口齿噙香,说出话来可是珠篇玉章的。汤先生性命有限,我却长寿不老。我化作墨柱呆在这里几百年了,就是盼着你的,你愿娶我吗?”无缘说:“你是汤先生养大的,我巴不得娶你呢。你不知我多喜欢汤先生的文章。你能吐一口香气,让我尝一尝?”说着就往墨女脸上凑。墨女推开他,嘬口又细又长的吹了一口香气。无缘赶紧一丝不留的接住。像读汤先生文章似的,眯眼品了半天,说:“这口墨香,让我三天五天不吃不喝也不会饿着。——我什么时候要能像你这样也口齿噙香就好了。”墨女说:“我能让你口齿噙香,只是怕你舍不得这个白净身子。”无缘说:“那么多女子我都能撇下,这白净身子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只是我心急,想即刻就口齿噙香。”墨女说:“那你即刻就得变得像我一样又墨又丑。”无缘说:“你快把我变墨变丑吧。”墨女说:“我提醒你,变过之后别人就不把你当常人看了。好听的,说你是一个怪人;难听的,说你是一个神经病,放着白净身子不要偏去变墨变丑。”无缘说:“你是几百年前的女子还敢这样,我这当今男子倒不如你?”墨女见无缘心切就说:“那你闭上眼。”无缘闭上眼,顿感周围墨乎乎一片,真像是掉进了一个大墨缸。墨女说:“那我可要把我身上的墨往你身上抹了呀。”墨女手凉如笔砚,刚一动手,无缘便打了一颤,无缘说:“我还从没让哪一个女子在我身上乱摸呢。”墨女说:“你不要动,我可不是跟你玩的。”无缘赶紧坐正了身子,这才揣摩出墨女那手指头竟是在他脊梁上写着什么。无缘开始还能体会出点什么,多了,就感着如坠云里雾里。无缘忽然想:“汤先生生前怕就是这样写吧。这些文字的深义,怕自己一辈子都体会不透吧。”无缘的脊梁上写满了。墨女说:“该往你两腰上抹了。”无缘最怕谁摸两腰,那里的痒痒肉太多。无缘憋住气,墨女在他两腰上抹前两下还能不笑,第三下就再忍不住,浑身乱动,笑成了一个球弹儿。可无缘没忘在笑之前先用胳膊死死夹紧墨女的双手,怕墨女看自己轻薄,抽身离去。不想墨女趁势坐在无缘怀里,紧紧搂住两腰,说:“汤先生的文章真难写,我累了,让我好好歇歇。”无缘越笑越厉害,已经不能张嘴说话。他想睁眼看看,可眼前墨墨如漆,和没睁眼一模一样。墨女说:“快闭上眼,闭上嘴,你怀里太热,我要化成墨汁了。”无缘说:“世上再没有哪对男女比咱俩更亲更热了。”汤先生待你如纸,我却要待你如妻。”果然不久,无缘便感着大汗淋漓,自己不是搂着墨女,倒是墨女化成墨汁淹没了自己。无缘不闭嘴,不闭眼,任那墨汁往自己口里眼里灌,往自己身心里灌。无缘想口齿噙香,和墨女一样活上几百年哩。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