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树上


□ 周 昊

1

他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爱情。
一个人走在返校的路上,他觉得空气异常清新。今天上午的课被安排在校门口附近的教学楼,他已经打了电话叫同学帮他把要用的书带来。他走进教室的时候,其他人都坐好了,老师正在讲台上翻看自己的教案。
他对陈甜的兴趣逐渐淡了下去。这不是昨天晚上的原因,他想。就算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他也会对她渐渐失去兴趣。归根结底,他并不爱她,因为她不是那个能在树上陪伴他的女子
那是一个静谧的夜晚。陈甜闯进他的寝室时,他正盘腿坐在床上,手捧一本书发呆。
怎么了?怎么现在来了?他说。她看了眼他。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有空吗?出来逛逛。
两人走在夜里的林阴道上。比路灯还矮的树叶的影子沙沙地留在了地上,更高的树叶黑黝黝的,沿着树尖可以看到星星
她一直都没有说话。他说,去吃点东西吧。夜里九点半。还在营业的饭店寥寥无几,遥接初冬的寒冷驱走了露天的大排档们。他们走进一家小吃店。他给自己点了南瓜饼,给她点了烤香肠。店里就剩下了这些。
出了店门,他问,现在去哪?她说,哪儿也不去。
他们站在夜里十点的街道上,有些茫然。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只剩下那些分不开的人们,和那些不断漂泊的卡夫卡一样的夜游者们。他们经过一对情侣。两人如胶似漆,在黑夜的掩护下肆无忌惮。两人都打扮得不时髦,可能之前一直思想保守,城市解除了他们欲望的封印。
夜里的空气仿佛飘散着干草的香味,从学校那片荒芜的草地传来的。
——去喝酒吧。
酒馆里人不多,他们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点了很多啤酒和一些下酒的小菜,两个人没头没脑地喝了起来。
“醉了?”
“醉了。”
“现在几点?”
“一点多了。”
“回不去了。”
“是啊,开房去吧。”
然后两个人就开房去了。
“先洗澡吧。”两个人脱光了衣服,在花洒下面让自己的身体沾到水,往自己和对方身上打肥皂。他看着盥洗池上方,镜子里面映出的两人的裸体让他很恍惚。他突然觉得他们不过是两块肉,觉得日常用来判断人类的那些标准到这里已经失去效用了。
她关上了灯……你爱我吗?她问。
“爱你。”
“骗人。”
“没有。”
“真的?”
“真的。”
“再来吧。”
“好……”
……他合眼之前,觉得自己好像长大了,自己好像有了新的、与过去不大相同的人生前景摆在他的面前。他有了更多的责任要负担,自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以后的日子,以后的日子像画卷一样在他面前展开,他长大了,然后工作、结婚,买了房子车子,买了房子车子……在看得见海的地方,的地方……

在生活中,我们总是会自自然然地结识一些人,就像口渴了喝口水,肚子饿了吃口面包一样。他是这样理解自己是如何认识一个叫徐洁菲的女生的。他坐在教室里,老师已经在铃声的唤醒中从教案上抬起了头。窗户外面,草木葱茏。蓝色的落地窗帘有一点点脏,被风吹得像女孩长裙的裙摆。他有点累,伏在桌上想要睡觉。睡着之前,他想起了前几天的那件事。
在一次公共课上,他的室友看上了一个女生,好像是别的专业的。
“喂喂,那个女生怎么样?”
“哪个?”
“倒着数第三排,最那边那一块的。”
“那个穿白棉袄的?”
“对对,就是那个,戴蓝色眼镜的那个。”
过几天有上台演讲,算作一次平时成绩。他踌躇了一阵,就上台把准备好的材料吞吞吐吐地念了一遍,随后下台。接下来就是那个女生上台,她念完了以后弯了一下腰。下课的时候王才知道她为什么弯腰。她递给他一个在讲台地上捡的纸条。
“这是你的东西吧。”
“嗯?”
他接过来一看,发现是女友陈甜给他的一个手绘书签。大约是夹在之前的材料里的。
“挺可爱的,谁送的啊,女朋友?”
“不啊,我姐姐。”
他眨了下眼睛,自己都没注意。
“哦。”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吧。我请客。”
他想,反正是不认识的人,拒绝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她看着他,他看着她。教室里混浊的喧闹声渐渐清晰了起来,有几个声音可以分辨出来了,他们站的教室门口很多人经过,几个熟人在看他们,他眼角的余光可以瞥到他们,就像戴上爷爷的老花镜看这个充斥着欲望的世界一样,模糊而隔阂。远处,篮球场上的喧闹声仿佛近在咫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