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臭猫的二三事


□ 塞壬歌声

我在电车上神思恍惚的时候,就想到了赵臭猫的事儿,想着在合适的时间,将赵臭猫制造出来。但这个文字的赵臭猫,是不是我记忆的?或是现在的、或是我愿意认为的赵臭猫?其实关于赵臭猫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这期间,春天来过,在一个春风沉醉的傍晚,我推开一个卖旧洋货店的沉重的门,屋里的四个人陷落在黑暗里,打开的门带来的光,让他们露出吃惊的神色。我在蒙咙中看中了一对天青色的玻璃花瓶,其中一个人告诉我,那是40年代的洋货。就是吧。当年是那双细润的手擦拭过它们,将它们放置在五斗橱上,且插了一枝玫瑰的?我抱着报纸包裹的花瓶出了旧洋货店的门,拐进一家云吞店,老板娘干脆利落地抹了桌子,拿出皮子,包了云吞,下在锅里,冒着热气端在我面前,眼睛亮亮地说,我说只要5分钟就只要5分钟。她的手在围裙上抹来抹去时,我就开始吃那碗云吞,吃一半时,一只黄底白条纹的猫悄无声息地蹭到门扇边,它躬了躬身子,大张了一下嘴巴,就盯牢了我看。我想起我的赵臭猫来了。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
可是我的赵臭猫还是没被我敲在电脑洁白的屏幕上,没被挂在网上,还没转化成一堆铅字,天可怜见,它还没被挑剔的眼睛瞄来瞄去,好像它是一件挂在橱窗的衣服。不,它只是一个影子,或者,它压根就没存在过,只是我的一个幻觉。或者其实和猫不相关,它只是个由头,一个机缘,一个过程。它其实就是我自己。我再次将它忘记了。我愉快繁忙地做了许多事情:和十几个人齐心协力地看完一本1000万字的书稿,将可能的错误掩藏在一些技术的角落,提心吊胆又暗自得意地捧回国家图书奖;和一帮2000年的故旧去到杜鹃花开的地方,将40斤红米酒灌进15个胃里,并齐整地呕吐起来。吐到半夜,终于有人发了一句正宗的感慨:人生如梦啊。次日坐在竹筏上,看到一条蛇在水里昂着头一点一点地游动,我也不觉得害怕,看到树都立在水中央,甚至觉得亲切。直到在延村,在拐弯的尽头,两扇开启的木门,一抹青砖垒起的半墙,墙下蛋白的豆荚花浓密吓人地开,就在那里,一只灰色的猫,立着,或者说蹲着,总之它三个脚着地,一只脚不知藏在哪里。它有点懵懂似的呆在那,好似魂灵儿给太阳晒得迷糊了。我又想起我的赵臭猫来了。
和赵臭猫相关联的,是时间,是1991年。
那个地方叫排下。从福州市区出发,过闽江大桥,再车行三十分钟,在福厦公路排下站下车,拐进朝南的一条林阴路,林阴路通向螺州镇。林阴路左边面向福厦公路的,就是省工程技术学校。1991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在此。学校依山而建,白墙土红瓦,在绿树中,甚是明丽。但此地原是个枪毙犯人的处所。后来听学生说,到山上玩耍,常会看到森森白骨裸露着,认真挖掘下去,能挖出好几层白骨来。教师们也传言,说这里常有野猫出入,晦气、阴气。男人阳气盛,能够抵御,对女人则不好。说来也怪,报到那天,我坐在小楼自行车后去赶公车,却莫名摔下来,新换的月白裙子全弄脏了,大腿也被刮出一道道血痕来。人事科的人看着我包扎的膝盖就说,前年来的一个女教师,第一天上课,骑的摩托车莫名其妙就翻到沟里去了。这些鬼话,我当时全不信。只是当小楼转身出了校门,我就陷入绝望之中了。好似被孤单地扔到一个小岛上,所有的船只都离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