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淌的瘦龙河


□ 王 松

  王松,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2年毕业予天津师范大学数学系,曾当过知青、电视导演等,现为天津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曾在《收获》、 《人民文学》、 《十月》、 《当代》、 《花城》、 《钟山》、 《大家》、 《中国作家》等国内各大文学期刊发表长、中、短篇小说作品700余万字。

  1

  若干年后,我再见到林风时,他已失去一只左手。失去左手的林风将光秃秃的左臂插进裤兜,与我握手时仍是那样用力,先左右摇一摇,再上下沉沉地抖一抖,看上去反而增添了几分潇洒帅气。他告诉我,他正准备搬到乡下去。他要去东草滩乡的葫芦村。他跃跃欲试地对我说,他已和葫芦村的村干部商议好,要在那里租几十亩农田,租期暂定七十年,然后搞它一百个蔬菜大棚,再盖一栋二层带庭院的花园小楼。林风为我讲解,他将这几十亩农田的租期定为七十年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其一,按最新的医学观点,人类的平均寿命应该是平均体重的两倍,人类的平均体重是六十到七十公斤,那么,也就是说,人类的平均寿命应该在一百二十岁至一百四十岁之间,而林风这时刚刚五十多岁,他取一个下限,七十年后刚好是一百二十多岁;其二,林风说,倘若到七十年后他仍然很健康,就要考虑重新安排生活了,到那时是与村里继续签约,将这几十亩农田办成一个小型农场,还是重新搬回城里居住,只能视那时的具体情况再定。但至少有一点,他说,他在葫芦村租用这几十亩农田,仍然还作农用,并不违反国家目前的土地流转政策,所以是完全可行的。

  我得承认,林风一向是一个思想比较超前的人。他在这个问题上的观念又超前了。在他对我说这番话时,社会上刚刚提出“环境保护”、“绿色食品”和“反季节果蔬”等等一些现代的生活理念,城市里的房价也没有飞涨到今天这个程度。而大批的农民工也还没有从农村涌入城。市。因此,在当时,无论城里人还是农村人,也就都还没有意识到,若干年后将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所以从这个意义说,林风是先行一步了。

  2

  其实早在很多年前,了解林风的人就都知道,他和别人不一样。他对自己插队的地方怀有很深的感情。那时我在倭瓜村,离葫芦村只有几里路,林风经常骑着车子来找我喝酒。他那时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他真要感谢葫芦村,是这里给了他一个舞台。

  起初,我对林风的话还不太理解,直到后来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那一年春天,全国“农业学大寨”的运动已向纵深发展,我们公社的每个村庄在上级号召下也在搞“丰产坑”。所谓“丰产坑”,是指播种时不拉垄,只在田里挖一些直径约二十公分、深十公分的土坑。这显然是当时的大寨社员针对自己的山坡和梯田搞出的一种因地制宜的种植经验,现在却拿来平原推广。不过据说用这种方法播种也确实有几个优点。首先是充分利用土地,一些不适于大机械播种的边角地块都可以种上庄稼。其次是节约种籽,由于分坑下种,保苗率可以大大提高。第三也能有效节约水资源,如此一个坑一个坑地浇水,就避免了传统的大水漫灌式浇地,这样一来农用水的利用率也就可以大大提高。就在这一年春天,葫芦村的“丰产坑”搞得有声有色,到入秋时,庄稼的长势已看出丰收的气象。公社革委会的牛主任下来视察过几次,非常兴奋,回去在会上研究了一下,就决定在葫芦村召开一个规模大一些的现场会,组织各村的干部和农业骨干来吸取一些先进经验。公社牛主任在跟葫芦村的马队长商议此事时说,葫芦村在这次搞“丰产坑”的工作中已经成为“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所以,公社这一次准备把现场会搞大一些,造一造声势,届时县里的领导也可能要来参加。马队长一听也兴奋地连连点头。但是,牛主任又说,如果光开会,先是你们介绍经验,然后再由领导讲话,这种形式恐怕太死板,能不能搞得活跃一些,比如,再穿插着演几个文艺小节目?马队长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但想一想,又一时想不出村里能演什么文艺节目。这时牛主任提醒,说村里的知青怎么样,他们这些城里来的知青都是多才多艺,唱个歌跳个舞应该没问题。马队长这才突然想起来,立刻点头说对,对对,那个叫林风的知青就行,听说他不光会唱歌,还会唱“革命样板戏”,有一回他在田里耪地时唱过,那嗓音还真挺豁亮。牛主任一听很高兴,当即说好,这次现场会上,就让这个林风唱一段样板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