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收获相约 文学无限


□ 钟红明

收获相约 文学无限
钟红明

站在《收获》创刊五十年之后回过头来俯瞰曾经的岁月,肯定是色彩斑斓、波谲云诡的情景。在长长的《收获》之路上,曾经发表了许多耳熟能详的作品,佳作林立,无数的作家在《收获》这块土壤成长、收获,这些作品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不可缺少的构件。
告诉你三个《收获》的故事。
1957年7月24日,共和国建立的第八个年头,一本大型的、厚达328 页的文学双月刊诞生了。主编是巴金先生和靳以先生。属于中国作协主管,编辑部在上海,设北京上海两个编委会。
《收获》创刊号上,《发刊词》的第一句话是:《收获》的诞生,具体实现了“百花齐放”的政策。《收获》在《发刊词》里表明,在总的政治方向下,杂志必须有自己的风格和独创的性格。第一期的带头文章,是未发表过的鲁迅的《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艾芜的长篇《百炼成钢》和康濯的《水滴石穿》,老舍的三幕话剧《茶馆》,柯灵的电影剧本《不夜城》。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亮相。它赢得了人们的青睐,也见证了丰饶的文学收获。这个时期的《收获》刊发了如《大波》《上海的早晨》《野火春风斗古城》《平原枪声》《创业史》《山乡巨变》等长篇小说和《林则徐》《蔡文姬》等剧本。因为三年自然灾害,1960年5月停刊。主编靳以先生1959年11月因病去世。这是第一个《收获》。

1964年,在大家的呼吁和努力下,《收获》复刊了,由上海作协主管。这个时期发表了《艳阳天》《欧阳海之歌》《大学春秋》等作品。1966年“文革”开始,5月,《收获》被迫停刊。这是第二个《收获》。
第三个《收获》从1979年1月开始。“文革”之后,《收获》率先复刊,那时,许多思想的禁锢是首先从文学作品中突破的。新时期以来,《收获》刊发的许多作品,表现了知识分子的主体精神高扬,呈现了几代作家直面现实的勇气,对现实的批判和反思,对人性觉醒的探索,在理想和现实间选择的两难,如《大墙下的红玉兰》《犯人李铜钟的故事》《蹉跎岁月》《人到中年》《人生》《方舟》《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另外,就是以邓友梅、冯骥才、陆文夫的作品为代表的市井小说。
80年代中叶开始,小说的叙事和语言中都崛起了新的美学原则,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进行了叙事革命、语言实验和生存状态三个层面的探索,对文坛形成强烈的冲击,一连串的名字首先出现在这一时期的《收获》杂志上,包括1988年、1989年《收获》的两次青年文学专号隆重推介,进而为文坛熟知,这为文学向90年代的个人写作与个体叙事转化,提供了契机。马原、余华、苏童、格非等都以非凡的想象力和精妙的叙述语言,构建了文学的新的景观。《收获》刊发了大量在当代文学史上引起重大反响的作品,《浮躁》《活着》《九月寓言》《丹青引》《许三观卖血记》……王安忆超过二十次登上《收获》,发表的作品代表了她各个时期的变化,以小说的精神力量改造日渐平庸的客体世界,同时呈现日常生活的戏剧性。《收获》的宗旨是海纳百川,刊发各种风格流派的优秀之作,如莫言、方方、池莉等作家的优秀之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