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跨越浅浅的台湾海峡


□ 卞毓方




尽管已有思想准备,出这衙口村不远,在正冲台湾方向的U形海湾,那拔地而起,冲波而立,状如一座镇海铁塔的,便是新近落成的施琅的石雕,俄而,当汽车驶上沿海大道,借朦胧的夜色投去远远一瞥,还是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这瞬间的不适,既有视觉上的突兀,也有情感上的撞击。喂,怎么会是他施琅?为什么偏偏是他施琅?!——潜意识里,这处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似乎只有他曾经的战友、尔后的敌手郑成功才佩享有,退一步,也应该是民间膜拜的观音大佛,或者妈祖女神。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施琅就是施琅。在我见过的名人雕像中,施琅这一尊,显得异乎寻常地高大,近得身前,需要仰了脖子,才能勉强看清他的下巴。究竟有多高?同来的北大校友、在当地挂职的作家许谋清掌握具体数字,他说:“拢共是十九点八三米,刨去三米基座,净高为十六点八三米。”哦,明白了,就像韶山的毛泽东塑像,高度设计为十米零一,暗寓他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施琅这里的十六点八三,显然是强调他在公元一六八三年收复台湾。
施琅的雕像颇为讲究,从正面看,将军一身戎装,外罩披风,双手合握剑柄,凝眸瞩望海天,气宇轩昂,雄姿英发;而从侧面,尤其是从背后打量,造型呈下宽上窄,底部披风微张,顶端高盔峨然,犹如一柄直插云霄的巨剑,气象十分峥嵘。
这时海上有风,风浪相搏,空气中弥漫着潮乎乎的咸腥。不远处,滨海的酒楼茶肆迷金幻彩,笑语喧阗,弦歌以声色渲染繁华。遥想海峡对岸的台岛,一衣带水,似隔断似连接,似守望似相亲,似默默无语,又似在脉脉交流。仰头,长空有月,弯弯的一勾,上弦月。天宇纯净,四下无云,也无一粒星子。奇怪,如此光亮鲜洁的夜空,繁星都到哪儿去了?月儿有缺,是因为有所期待,过一日,便会有一日的圆满。可是银河呢?可是星图呢?苍龙与白虎集体隐形,朱雀与玄武携手缺席,难道二十四宿也是在有所期待?



次日上午,一行四人——司机,许谋清与我,以及我特意从京城请来的满族学者、清史专家佟铮——前往南安市石井,参观郑成功纪念馆。
这是一处三进的宫殿式建筑,白墙绿瓦,掩映着绿树红花,衬托着蓝天碧水。比起满世界的白墙黑瓦,在建筑的官方体系,绿瓦无疑要更上一个等级(最高的等级是黄瓦,如故宫)。匆匆跨进馆门,把阳光和燠热甩在身后,在柔和的电灯光晕里,屏住呼吸,放轻脚步,以有情看无情,看三个多世纪前的遗物,看比有生命的人更长久的无生命:陈列橱内,刀枪剑戟在锈迹斑斑,龙袍玉带在寸寸朽成碎片,从郑陵出土的残发,在等待一阵狂风自天外吹起,怒发渴望冲冠;郑氏的手稿染满了英雄血,字字作龙吟,音飘室外;室外是阳台,阳台外是海,海天相接处是金门,郑氏夫妻双双似乎要从墙上的画框里走出来,重披战袍,重登舰船,昔日的风帆张起,张起,海螺在吹号,土炮在轰鸣,台湾海峡的波涛似欲腾空化作天河;闻雷丧胆,闻风而遁,荷兰侵略者的长枪折成断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