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的田野


□ 齐彦戈

  立秋了,又是一个落叶归根的季节。管桦先生去了,倒在故乡的青纱帐里,那样突然, 那样令人猝不及防。
  站在管老宽敞的画室里,凭窗远眺,朦胧的月光下,是一片广袤的高粱地,尽处,是烟 岚的远山,静谧而空灵。山的那边,该是碧绿的河水吧?芦苇中,是不是躲着成群的野鸭呢? ……一串熟悉的音符掠过脑海,那是管老写的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我们的田野》。
  算来,我与这首歌结缘已近40年。还是胸前飘动着红领巾的时候,在学校歌咏大赛上, 在少年宫的合唱团里,我都唱过这首歌。我喜欢它优美的旋律,也喜欢歌词诗情画意中透出 的散淡与灵动。1984年,青影厂以此曲为主旋律,拍摄了一部描写知青生活的电影,片名就 叫《我们的田野》。依旧是那熟悉的旋律,却合成同代人命运的交响。多少朋友和往事都浮 现在眼前,悲壮而苍凉,令我唏嘘不已。一连多日,我总情不自禁地唱起这支歌,而此时, 我已身怀六甲,这支歌无形中成了对女儿进行胎教的曲目。
  女儿出生后,这首歌成了催眠曲,她每日都在这悠扬婉转的旋律和田园诗的吟颂中入眠 。8个月后,女儿被送到外地婆婆家,待半年后返京,已认我不得。在熙熙攘攘的站台上, 女儿蜷缩在爸爸怀里,任亲友怎么哄劝,就是不肯让我抱,当然,更不肯开口叫妈。我灵机 一动,轻声唱了起来:"我们的田野,美丽的田野,碧绿的河水,流过无边的稻田,无边的 稻田,好像起伏的海面"……女儿循声望来,定定地凝视着我,眉头紧锁,仿佛努力分辨着 什么,突然,随着一声沙哑的"妈妈",女儿张开手臂向我扑来。亲友们不由抚掌笑道:由 歌认妈,倒也新鲜,你们母女与歌一定有缘!此事成了亲友们饭后茶余的一段佳话。一次, 与一位较知名的音乐人聊天,我讲了这个故事。他由衷地感叹:太感人了,这才是精品,是 传世之作!
  调到文联工作后,有幸结识了管老并为其服务。很久以后,我才得知管老是《我们的田 野》的词作者,不由地对这位质朴、谦逊、平和的老人又增添了几分敬爱。当我把这个小故 事讲给管老听时,他操着浓重的唐山口音问:"是吗?"随即,十分开心地笑了。是以为我 在哄他开心还是真信了,我不得而知。反正,我讲的是真的!我真心爱这位老人,就像爱父 亲一样。
  树高千尺,落叶归根。在向管老作最后告别的时候,大厅里又低徊起那熟悉的歌声,平 实的词句中蕴涵着无尽的美。在孩子们天使般的歌声中,管老走了,犹如一片桦叶轻轻飘落 在树的脚下。管老生前,曾多次对我谈到对故乡、对大自然的热爱。他说,那是他生命和创 作的源泉。能倒在养育他的故土,我想,那是他最大的夙愿。......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