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呼吸的重量(组诗)


□ 池凌云

  肃静的门廊
  
  白昼涂满了油彩,麦穗垂下头
  风没有停息。无限的存在
  从一只废弃的船中涌现
  
  你背对缺席的河流,依然无法阻止
  倾倒过来的黑暗。那虚假的声音扭动
  
  空中的蓝丝带在苛责中昏厥
  变形的天幕,写满不朽和狂喜
  
  没有一处不是在呼唤——快去占领
  去挖开另一个荒凉的名字
  
  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领悟自我的寂静
  希望有一种果实让鸟儿飞得更低
  给我们带来柔软的秩序和磷火
  
  而那厚重而陌生的颜料抓住我们
  满足于享受一片叶子,旋转一丛非理性的
  紫荆。一个天真的时刻使低处更低。
  
  病中的父亲
  
  喉咙切开一个洞,你才能呼吸
  这是我们都想不到的,
  呼吸的能力,这最简单的事
  却需要重新学习。
  你说话,却无法发出声音
  你的惊讶让我痛心。
  我向上苍祈求过,垂怜之神
  迟迟不来。怎么这么慢?
  刀子还在气管的部位划动
  血渗出,让一切衰败成真。
  父亲,今天,你是最无助的人,
  你躺着,手指焦急地在被子上写字,
  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
  后来你在纸上写下“缝”
  你疑惑,洞口怎么没有缝起来。
  是啊,就这样开着一个洞口
  这多么令人不安。
  但身体终于打开一个缺口
  一生的积郁不平也可以透口气了。
  
  但你已不能与一切错误争辩。
  你说不出一个字,
  闭上眼睛,陷入完全的沉默。
  沉思这乡村民办教师的一生;
  拥有四个子女,却无法解答他们的疑问;
  与不识字的老伴走过一生:
  你再也不能向我讲述你的经历,
  你的颧骨慢慢显露出
  神秘的绝望。我希求你让我重新
  幸福:拥有健康的父母,
  即使劳作一生,依然失败
  忍受四季的炎热和寒冷
  清粥小菜,节俭度日
  这一切多么好!
  拥有热爱简单日子的双亲多么好!
  拥有无法帮助子女渡过难关的父母多么好!
  拥有一天两包烟的倔犟老父亲多么好!
  失落的一生,我们一起
  做一个反叛者,我不喜欢你不听劝告,
  你不喜欢我对你限酒限烟,
  我们就这样活着吧,
  只要简朴,只要有能活下去的力气
  和智慧,只要忠实于我们自己的道德。
  这一生,我们都不再抱怨
  是谁连接了我们诞生的纽带,
  我们都用心去相遇,在
  黄金般光线的最深处,
  我们要迷途知返,接受
  空气中艰难呼吸的邀请。
  
  给父亲喂粥
  
  米粥让小瓷碗微微发烫,
  我用手心测量过
  这温度刚好适合你,
  来吧,父亲,我们开始吃粥,
  这是我们一生偏爱的食物:
  朴素,亲近,淡中带甜,
  不只是我们寻找它,它也在寻找
  因饥饿而变冷的唇齿。
  
  我把米粥一勺一勺送到你嘴边
  你接应得及时。看得出来
  你饿了,只在很累时歇一歇气,
  父亲,我们休息一下,慢慢吃
  我尽量把声调放轻松。而我
  从自己的声音中听到你的声音
  你是否也曾这样喂过我
  使我免于坠入幽暗寒冷的时空?
  
  现在轮到我来照顾你,
  我们的内心都得到了安逸。
  你是最懂得缄默的人,
  唯有身上细微的变化在诉说。
  我不知该怎么办,忧伤使我一下子老去,
  我一次次看你,你也看我
  我想记住这张消瘦的脸,这迎上来的嘴
  希望有一种咒语
  能把这面庞永久保存下来。
  
  呼吸的重量
  
  呼吸压住我们,我们醒过来
  清点遗留下来的东西。
  阳光与黑夜,谁先废除幻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呼吸的重量(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