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丢羊


□ 刘建初

  陈老头儿六十挂零儿,想来身体没啥毛病,是不是找点儿活儿干。一辈子庄稼地摸爬滚打,到老了闲着就浑身难受。就跟老伴儿说,跟儿子商量。老伴说,买几只羊放吧!儿子说,我瞧行!我给钱买!
  就这么着,连窝端买邻村李记八只半大羊,还带俩羔子。这下陈老头儿可有事儿干了,成天早出晚归去村外放,想着这群羊一两年之后,还不得成倍增加。
  不承想出了点儿小事儿,让陈老头儿好不气恼!
  这天早上,照例早起,开门儿,一群羊欢喜异常地往外挤。陈老头儿后边儿瞧着数着,哎?怎么少一只羔子?赶紧往圈里去找,没有哇!
  这会儿羊群已上街,陈老头儿赶紧尾随出去。
  哪儿去了?昨晚儿回来时俩呀?没错!半道上我还挨个儿抱它俩了呢!这一宿怎就少一只?让人偷了?没动静呀!黄狗也没叫唤呐!再说,偷也不可能单偷那一只羔子!
  邪门儿了!陈老头气恼。这一上午脸上老阴着。
  晌午吃饭,陈老头吃不下。
  老伴说,你想想是不是让人偷了?
  儿子说,斜对门二青头惯偷惯摸,会不会是他?
  陈老头儿一琢磨:昨晚我回来时,他在他门口儿还跟我嬉皮笑脸地打招呼,他说什么来的?说陈大哥您瞧着后边儿那俩羔儿,跟不上趟,别丢了!
  难道是他?可没证据。
  思来想去,总想是他,陈老头不禁心头记恨。
  说也巧,这天陈老头放羊回来,天未黑,拿扫把在大门口儿归置碎柴禾叶儿,瞧得清清楚楚,二青头家大门敞开,两只白鹅一扭一扭地往外走,好不悠闲。鹅是二青头的,没错。
  陈老头儿想起他丢的羊羔儿。
  说也怪,两只鹅走三步叫两声,一步一晃径直朝老陈头儿走来,到门口儿就直往院里探头儿,叫唤两声,干脆进了院,奔黄瓜架底下去了……黄狗八成懒了,只抬头瞧了瞧那两只鹅,又继续趴在地上眯起眼来……
  陈老头儿关上大门,心想,你二青头偷了我的羊,这鹅,我就先扣下吧!鹅是自个儿来的,别怨我。
  时隔数日,陈老头儿想着把羊圈扩大,羊圈旁边一大垛树枝子碍事儿,就要儿子挪开。儿子就一点儿一点儿拆那垛。拆到半截儿,忽见一团羊毛,向外一拉,天呐!这不是那只羊羔儿吗!羔儿已死,有股子臭味儿!儿子叫,陈老头赶忙来瞧。
  想那小羔必是乱窜乱钻,不想钻的是柴垛,想必里边不见光亮就胡乱猛扎,被树枝夹住,动弹不得!
  陈老头的脑袋猛然一震!怎就没想到呢!怎就没理会这垛树枝子!
  陈老头想那关在厢房里的两只白鹅,脸上就觉着火辣辣的……
  晚上,该吃饭了。老伴,儿子出奇地闷着,什么话都没有,陈老头坐在桌子旁,吸着烟。一会儿,儿媳妇把菜端上来了,陈老头儿说,去,叫你二青叔去!
  儿子没听清,直问,谁?
  二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