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类学区域研究的脉络与反思


□ 周大鸣 詹虚致

  

  周大鸣 詹虚致

  人类学区域研究在人类学发展过程中具有重要意义。区域研究为人类学提供了从特殊的民族志个案走向整体的途径。西方人类学界自大航海时代起就关注多个非西方地区的研究,美国人类学尤以规模化、体系化的区域研究见长。区域研究也是超越中国传统村落及认识整体中国文明的重要方式,产生了包括施坚雅模式在内的几种区域研究范式,费孝通一生的学术发展都与区域研究有关。如今,全球化对于区域研究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中国人类学区域研究出现了新的前景。

  关键词:区域研究 民族志 人类学

  作者周大鸣,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移民与族群研究中心主任,人类学系教授;詹虚致,女,中山大学人类学系2012级博士研究生。地址:广州市,邮编510275。

  一、人类学与区域研究

  时下国内人类学界有关民族志的讨论较多,却较少论及与民族志息息相关的区域研究。笔者以为,民族志是人类学研究不可缺少的重要工具,区域研究则是以民族志为基础的一种提升,或者说是对民族志的超越。本文将从西方和国内两个方面详细归纳和梳理人类学的区域研究脉络,在此基础上,反思以往人类学区域研究存在的问题,探求全球化时代人类学区域研究的趋势和发展,展望国内区域研究的方向和前景。

  区域研究,在社会科学概念体系里,实质上是一个多学科合作的概念,其假定在一个大的地理范围内的文化、历史、语言诸方面具有某种一致性。“它在一种共同兴趣的基础上,将希望从本学科出发研究特定区域的学者(包括社会科学、人文学科及某些自然科学学科)集合在一起,跨越学科界限而形成一个多学科领域。研究普遍规律的社会科学家、东方学者,注重文化差异的人类学家、民族学家,地理学家、流行病学家、地质学家以及艺术史家等均加入此行列。”虽说学科意义上的区域研究兴起于二战后的美国,为其推行世界战略提供了大量的世界各区域的资料和信息,但是在人类学视角下,全面研究某一地区文化的区域研究早就作为学科传统而存在,并且通过民族志的撰写极大丰富了区域研究的成果。

  作为人类学主要研究方法的“跨文化比较”,号召从跨文化的视角来研究人类的文化和行为,以整体性的视角对某一文化进行全貌性的深入研究。因此,强调对某一区域文化进行全貌性了解并推崇区域间文化比较的区域研究一直以来就是人类学相当重视的研究领域,区域研究和区域民族志成为人类学分类的一个重要项目,非洲、大洋洲、南美洲、东南亚、东亚、中国、日本等都是学界经常论及的区域及分类。国内人类学界,自人类学传人之始,就出现了“藏彝走廊研究”、“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研究”、“华北农村研究”、“珠江三角洲研究”等分类,近来由历史人类学的跨界合作所产生的“华南研究”,以及近两年来刚刚兴起的“环南中国海研究”等都是人类学区域研究传统的彰显。

  从学科史来讲,人类学的起源和兴起都离不开区域研究。现代意义上的人类学,研究的是16世纪以后欧洲与世界其他民族相遇时所看到的非西方民族的历史与现实面貌,最初分析材料均来自非西方的种族、人文资料及族群生活。由此决定了当时的田野调查和民族志写作带有明显的区域指向,即非西方的、“他者”的区域,如承袭至今的非洲研究,北美印第安研究和大洋洲研究等。这些区域研究促使了包括婚姻家庭、亲属制度、社会组织形式、宗教信仰等在内的学科基础研究相关理论的形成和完善,而建立在这些区域研究基础上的大量区域民族志也成为本学科了解人类文化,进行跨文化比较的珍贵材料。尽管学科发展至今已遭遇诸多的学科反思和研究领域上的扩展,但不同区域的比较研究,对特定区域的追踪研究等仍然是人类学的重要方向。

  从学科理论来讲,区域研究将地域与文化两个概念紧密结合,历代人类学理论流派对此有较多讨论,如传播论的文化圈理论和美国的文化区理论,苏联民族学的历史民族区理论等,文化变迁和涵化的相关理论也建立在区域研究的基础之上。从学科方法论层面来看,人类学的田野工作方法,跨文化的比较观和整体性的视角,以及全貌性民族志的撰写方式都是区域研究所依仗的重要工作方法。对于着重于个案研究的人类学来说,区域研究提供的是一个从特殊的个案走向整体的方式:不是管中窥豹般地由一个个案推及整体,而是通过一个区域内多个个案研究的汇聚和个案之间的比较,提供一个全貌性看待区域文化的视角。

  在理论与方法之外,区域研究课程也是人类学家养成过程中必须学习的重点之一。人类学传统是以区域民族志作为教学的重要内容,每一位人类学入门者在进行田野调查之前,均必须熟悉其研究对象所属区域内的族群与文化,几乎每个人类学系都应该有专门的区域研究相关课程,如区域民族志导读,区域研究方法论,只针对某特定区域文化的课程等。另外,与区域研究紧密相关的还反映在人类学地区性学会的设立及图书分类等方面。即使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今天,学界寻求区域研究的努力依然是方兴未艾。多个区域研究,如“台湾研究”、“西南少数民族”、“环南中国海研究”不断得到推动和发展。2009年在云南大学召开的首届东亚人类学家研讨会,联合东亚各国人类学家,着重探讨了区域化与发展问题,2012年台湾人类学民族学年会则专门探讨区域研究在当今的处境。这些都标示着区域可以反映文化、社会、经济或政治等现象的假设,以及相关研究议题,乃至理论关怀,得到了许多学者的支持。同时也应该看到,移民、全球化等“浪潮”的加速,跨界及地缘关系的转变成为常态,区域研究原本熟悉的研究领域出现了新的变化,许多学者提议重新检讨区域研究的概念。在此种情况下,人类学如何反思区域研究,如何从学科理论方法层面、在延续区域研究的基础上赋予其新的生命力成为学界思考的重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人类学区域研究的脉络与反思”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