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李剃头(小小说)


□ 秦德龙

  农历二月二这天,老李总要支个摊子,然后再挂个牌子:免费剃头。老李的摊子很热闹,来剃头的人,络绎不绝。

  老李只在二月二这天免费剃头,理由很简单,这天剃头的人多。大家都知道“二月二,龙抬头”的古训,谁不想像龙一样把头抬起来呢?

  二月二这天,理发店忙不过来。老李的出现,也是个利民的善举。

  平日,老李是不露手艺的。老李有一份退休金养着,旱涝保收,用不着和理发店争生意。

  现在的中老年人,都经历过从前的岁月。从小到老,每个男人每月必做的功课,就是理发剃头。“头”是头等大事,万事开“头”难嘛,总要从“头”做起的。

  老李的剃头技术,是拿5个儿子的小脑瓜练出来的。儿子们小的时候,都被老李修理过“地球”。据儿子们回忆,最难受的时候,便是被爹剃头的时候。被剃者胸前围一块下厨房的围裙,脖子里垫一块半旧的毛巾,坐在板凳上,如坐针毡。那时候,老李给孩子们剃头,用的是手动的推子,由于操作不熟练,夹头发是常有的事。有时,剃着剃着,就给孩子们剃成了秃瓢。而且,头发茬子灌满了脖子,奇痒难忍。每次,5个儿子排队剃头,从老大剃到老五,挨着来,谁都跑不掉这一劫,每逢剃头的时候,老李家总要传出儿子们杀猪般的嚎叫。

  渐渐地,儿子们都大了。

  先是老大不让老李剃头了,说什么都不让剃。以后就是老二,老三、老四、老五接连反水了,都不让老李剃头了。老李剃的头,实在是不够美观,头顶总像是有个锅盖,老李明白,儿子们一个个都大了,都需要脸儿朝外发展了。唉,行了,儿子们想去哪儿剃就去哪儿剃吧。

  后来,儿子们一个个都成了家,都有了自己的小萝卜头,而且,都是男娃。儿子们也孝顺,经常领着自己的媳妇和小萝卜头回家。老李就忍不住心痒,心一痒,手就痒,手一痒,嘴就痒,老李就说:“我孙子该剃头了!”

  儿子们就笑:“让爷爷给理发!”

  老李瞪一眼儿子们:“我说的是剃头,不是理发!”

  老李已经摸出剃头推子了,按住某个小脑瓜,剃了起来。同样,此时的孙子们和当年的儿子们一样,也是鬼哭狼嚎。老李嘿嘿地笑着,不慌不忙地剃着,力求精益求精。儿媳妇在一边哄着自己的孩子,让老李过瘾。

  老李的感觉甚为惬意,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孙子们的感觉特别难受,时间过得真慢。

  儿子们则像局外人似的,在一旁说笑,似乎与己无关。

  有一天,大儿子带着媳妇和孙子回来了。老李一看,孙子已经理过发了,头上清清爽爽。老李假装不经意地问:“在哪儿剃的头?”

  儿媳妇抢着回答:“理发店呗。”然后,又说:“爸,您这么大岁数了,以后,您老就别受累了。”

  老李笑笑,没吭气。

  一个孙子去了理发店,别的孙子也就纷纷去了理发店。

  老李剃头的手艺就这么束之高阁,就这么搁浅了。

  老李总有些惆怅。

  5个儿子似乎都商量好了,竟然纷纷要求老李给剃头了。儿子们说,每个月,回家一次,让爹给剃头。爹想昨剃,就咋剃。

  老李却摇摇头,婉拒了。

  老李明白儿子们的意思。

  有一天,老李宣布了一项决定,要去养老院安度晚年了。

  儿子们大惊失色,就算是惩罚儿子,也没必要让儿子们丢脸啊。

  老李却说:“你们别想歪了。我到养老院去,闲不住,我是想给老哥们儿剃剃头。这些老哥们儿,找人剃头,还不容易哩!”

  儿子们都笑了。

  老李又说:“每年,二月二这天,你们都给我回家,像普通人一样,我给你们剃头。每年,我只给你们剃一次。”

  儿子们又笑了。

  责任编辑 黑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老李剃头(小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