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史公之死


□ 刘宗迪

太史公之死
刘宗迪

公元前一一○年,汉天子刘彻酝酿已久的泰山封禅大典终于梦想成真,这一年因此也就获得了元封元年的年号。就在汉武帝率领文武百官、羽林虎贲,勒兵十万,北狩朔方,出长安,越中州,浩浩荡荡地朝东方的巍巍泰山进发之时,身为汉廷太史令的司马谈却不知道为什么滞留洛阳,无缘亲身参与这一旷古大典,竟至发愤成疾,性命危在旦夕。其时太史公的儿子司马迁正好刚刚出使回到京城长安,听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山川间关赶到洛阳,父子相见之时,老太史公已是命悬一线。司马谈临终前郑重嘱托司马迁,完成其未竟的修史大业。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里关于这一段历史留下了沉痛的记述:
始建汉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滞周南,不得与从事,故发愤且卒。而子迁适使反,见父于河洛之间。太史公执迁手而泣曰:“余先周室之太史也。自上世尝显功名于虞夏,典天官事。后世中衰,绝于予乎?汝复为太史,则续吾祖矣。今天子接千岁之统,封泰山,而余不得从行,是命也夫,命也夫!”
在司马迁的叙述中,缺席封禅大典被视为司马谈之死的直接诱因。封禅可谓千古之盛事,封禅之帝王自然会因此名垂青史,而参与封禅的臣子也足以因此流芳百世,光宗耀祖。汉朝臣子自然无不以亲与其事为荣。当此之际,太史令司马谈却中途滞留周南之地,未能参与封禅大典,因以为奇耻大辱,一气之下,含恨而死。揆以常情,司马谈身为汉武之臣,未能躬与其盛,自然是遗憾的事情,但其时和他一样不能参与封禅的汉臣肯定不止他一个人,汉武帝也不可能把京城的所有臣子都带在身边,倾朝出动,远上东岱,那么,司马谈何以会因为一次封禅典礼的缺席而如此痛心疾首,竟而至于“发愤而卒”呢?
这里面的隐衷,还要从封禅的来龙去脉说起。
封禅之说甚古。邃古以来,登封泰山的古圣先王,究竟有哪朝哪代,据说连博闻多识的稷下先生也说不清了。自古相传,封禅为帝王之隆典,太平之盛事,历来为儒者术士所艳称,古人对于封禅的理解,可以用《白虎通义·封禅篇》的说法为代表,“王者易姓而起,必升封泰山何?报告之义也。始受命之日,改制应天,天下太平功成,封禅以告成功也”。此为先儒相传之说。古代帝王,每逢改朝换代,必易服色,改正朔,以示革故鼎新,与时俱进,同时要封禅泰山,祭天告神,以示受命于天,千秋万代。历来言封禅者,皆就此义而发挥,现代学者对泰山封禅的价值判断或许不同于古人,但其以封禅为一种祭天祀神的宗教仪式,却与古人一脉相承。此说已成定论,仿佛毋庸置疑。
然而,司马迁的一段话,却让人不免对《白虎通义》的解释心生狐疑,《史记·封禅书》云:“《传》曰:‘三年不为礼,礼必废;三年不为乐,乐必废。’每世之隆,则封禅答焉,及衰而息。厥旷远者,千有余载,近者数百载,故其仪阙然堙灭,其详不可得而记闻云。”可见,至西汉时,封禅之礼久废,连博学如太史公者也难得其详了。因此,在汉武帝于元封元年初次封禅泰山之前,不得不召集一群儒生和术士议论封禅之礼,《封禅书》载之甚详:“自得宝鼎,上与公卿诸生议封禅。封禅用希旷绝,莫知其礼仪。”儒生论之以望祀射牛之礼,而燕齐术士则言之以求仙长生之道,两派各执己见,争论不休,封禅队伍已经到了泰山脚下的奉高县,这些人依然议论不决。“上念诸儒及方士言封禅人人殊,不经,难施行。”一气之下,就撇开这帮无用的书呆子,只带着自己的贴身亲信奉车子侯,上山封禅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