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快乐王子


□ 滕肖澜

  严卉很小就喜欢童话《快乐王子》,这是她父亲临死前留下的遗物。她雇了几个出身底层的人来协助自己劫富济贫,把从富人银行卡里窃取的钱送给需要的穷人,而且和警察玩起了捉迷藏,玩这么大“游戏”,严卉结局怎样呢?
  
  一
  马丽莲走进包间时,里面的人都已有些醉了。一个个歪歪咧咧的,形象很差。茶几上的食物散得到处都是,酒瓶七仰八倒,地上还有一摊呕吐物。空气中弥漫着冲鼻的酒气和一股难言的腻腻歪歪的味道。马丽莲是来救场的。赵老板钦点的晓虹突发盲肠炎,送去医院了。人走了,礼不能失,赵老板谈不上是会所的熟客,但好歹也是晓虹的恩客,时常光顾的。马丽莲与晓虹关系不错,关键时候要派上用场,替姐妹把未够的酒喝完,未尽的情谊叙完。那才是道理。
  赵老板趴手趴脚地瘫在沙发上,问她:“你叫马丽莲,跟玛丽莲·梦露是啥关系?”
  “她是我姨婆,去世得早,三十六岁就没了。”脆生生地回答。
  赵老板嘿嘿笑起来。“怪不得,我看你跟她有点像。不过她皮肤比你要白一点,头发比你黄一点,还有这里,”他在自己身上比划着,“——好像比你还要再大一点点。”
  “你怎么晓得,摸过?”马丽莲撇嘴。
  “不用摸,我的眼睛是卷尺,刷地一下伸出去,一量,就晓得了。”赵老板笑,“不过还是没我的手准——我的手是测量仪,实验室用的那种,精确得不得了——要不要试试?”
  赵老板和马丽莲转移到包间的角落。那里光线暗,是天然的防护罩。房里都是自己人,志趣相同的,但毕竟不礼貌,公共场所嘛。赵老板的手,伸到马丽莲衣服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真像在测量了。赵老板一兴奋,就不停地喝酒,还抽烟。发疯似的,同时叼上十根烟,嘴里塞满了,一吸,再一吐,烟雾缭绕十分壮观。马丽莲拿手机给他拍照,又喂他喝酒。嘴对嘴的。她喝一口,凑近了,喂进他嘴里。两人都笑。
  她没对准,一大口酒吐在他身上——刚刚好,是上衣口袋那里。他脱掉衬衫,把皮夹拿出来,湿了。她道,我帮你擦干。他道,不许动我皮夹子的主意。她娇嗔,你数一数,里面有几张钞票,要是少一张,就罚我十张。他呵呵笑道,不罚你钱——脱衣服。少一张,就脱一件。
  马丽莲做事很仔细,除了表面一层,还把皮夹里面的银行卡拿出来,拿纸巾抹干了。像扑克牌那样一张张摊在桌上——正面朝上,“让它们乘乘风凉。”她又往他嘴里塞烟,点上火。拿手机拍照。她给他看她拍的照片——他赤裸着上身,嘴里叼满烟,烟雾把他整张脸都遮住了,像鬼怪片。他看了直笑,说手机像素太差,清晰度不够。她说,你不懂,这是今年最新款。
  买单时,赵老板给了马丽莲三百块钱小费。马丽莲送他到门口。赵老板说,我下次来还找你。马丽莲叹道,晓虹是我阿姐,带我入行的,我不能挖她的墙脚。赵老板说,我喜欢重情义的女人,下次小费加倍。她立刻笑成一朵花,道,那你下次一定要早点来。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