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话剧形象在歌舞中完善


□ 杨伟民

白先勇的短篇小说《金大班的最后一夜》被改编为歌舞话剧形式,真可谓别开生面、当行出色。我们无论从故事主人公的身份是舞女大班,还是从故事发生地始终在舞厅来看,让话剧和歌舞结合,让话剧形象从歌舞中凸现,应该说是恰到好处的导演、表演处理。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从样式上看,是典型的话剧。它具备有话剧的所有标志性特点:尖锐的戏剧冲突、贯穿的人物动作、紧凑的舞台场面等,甚至基本符合传统的“三一律”:开场在60年代台北的“夜巴黎”舞厅,终场仍然返回原处;发生在40年代上海“百乐门”舞厅的往事,是金兆丽集中在“最后一夜”的回忆。她即将出嫁橡胶厂老板陈发荣,在度过舞女生涯最后一夜的时刻,当年的舞伴穆老突然前来话别,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两人的一段精彩“探戈”,勾起了主人公的联翩浮想,时光似乎又退回到了20年前……金大班演绎了她与3个男人风花雪月的经历,情节委婉曲折、故事引人入胜。
白先勇是“台湾现代派小说的旗手”,原著的写作特色在于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手法的有机结合,该戏的内核是中国传统文化,非常适合用话剧形式表达。导演对金大班的外在动作做了话剧式的写实化处理,而主人公内心的痛苦挣扎则通过歌舞化来渲染,虚实结合,动静相宜。它与小说通过象征、暗示、意识流等现代派手法表达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中时尚歌舞场面约占全剧的40%。除了属于话剧元素的对白外,金兆丽缄默无声,纯粹用舞蹈动作:现代舞、水兵舞、康康舞、国标舞……等来表达对3个男人欲求不得、欲罢不能的各种复杂情感,不仅向观众传递了作品中无法表现的潜意识心理,还最大程度丰富了舞台画面。
在导演处理上,各门艺术语汇:歌舞、对白、乐曲、舞美等的综合运用颇显功力。为了凸显金大班在台北“最后一夜”的苍凉、离乡背井的惆怅,上海与台湾两地的舞厅,尽管空间设计一样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但“百乐门”莺歌燕舞的奢华,与“夜巴黎”淫荡无聊的躁动,形成鲜明反差。老上海音乐在舞厅里的选用非常谨慎,完全从话剧内容的角度予以安排,如为防喧宾夺主,在台北“夜巴黎”的场景中,除上海流行乐外,还适当增加了台湾音乐旋律,为剧情的自然转换起了润物细无声的效果;为了返观她从20岁当舞女到40岁做领班所经历的世事沧桑,在时间跨度上特别注意营造“今昔之比、年华之叹”的沉重感;为了充分挖掘她内心深处的怀旧和迷茫,让上世纪30-40年代的流行曲《夜上海》、《夜来香》作为主旋律贯穿全剧,以爵士、华尔兹等乐章的组合变奏,串联人物命运的起承转合。
这一切勾勒出若即若离的“海上旧梦”,描摹出金大班骨子里的苍凉。整个歌舞场面分场细、转换快,紧扣故事情节。观众绝不会误以为是在看舞剧或听歌剧。歌舞使戏剧冲突变得更加浓郁和黑白分明,它所蕴含的精神气质有一种无以言喻的魅力,激起老上海观众难以言表的怀旧情愫,他们为之兴奋、随之激动,很快卷入感人的戏剧情境中去。剧场的各个元素在歌声和舞蹈的带动下,显得处处有戏。歌舞能传递的丰富情感,看来是任何宏篇大论、经典台词都无法比拟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