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生活值得过吗?


□ 华 姿

我的生活值得过吗?
华 姿

华姿 现居武汉。为武汉市散文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省少儿文学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美国《蔚蓝色》杂志编委。著有诗集《感激青春》、《一只手的低语》等,散文随笔集《自洁的洗濯》、《两代人的热爱》、《一个人的田野》、《花满朝圣路》,散文体传记《德兰修女传·在爱中行走》等。曾获冰心图书奖、长江文艺散文奖等,入选“当代散文十家”,并被《青春》杂志评为“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家”。

我突然想:在一百年前,甚或一千年前,一定有一个人,也曾跟我一样,在某一天,陷落在某一种混沌里,怀着祈祷之心,面对着渐渐消沉的暮色与霞光,在人性永恒的冲突中寻找一个窄小的出路。而一百年后,甚或一千年后,还会有这么一个人,也将跟我一样,在某一天,感觉到如此地需要一个神来怜悯、引领和扶助。
而从某个深奥的层面看,一百年前的那个人就是我,而一百年后的那个人,其实也是我。我们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空里渴求着同一种支持、护佑,同一种爱。也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此时有多少个人正在跟我一样,那么,以前和以后,也曾、也将,有多少个人跟我一样。

我爱慕的境界

大雨过后的黄昏,空气格外的清新,天空格外的湛蓝,甚至眼目所及的每一处虚空,都格外的清明,透亮。这是大自然在这个傍晚,慷慨地,赐予我们的一个恩惠。
这种美一直延续到了夜晚。当我在夜里九点来到广场上时,我抬头仰望,看见蓝里透白的云朵,仍然像鱼鳞一样,在夜空排列着,整齐有序,闪闪发光。就俨如,幽蓝的鸢尾花上落满了片片白雪。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夜空:并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但浮云却照亮了它。
这蔚蓝的穹苍不可测量,但又是那样的清澈,纯净。这正是我多年来孜孜以求的一种境界:既是生命的,也是写作的。我爱慕这个境界。
对我这微小而短暂的生命来说,写作就是我的一种度:它把我从混沌度向明澈,从恐惧度向安全,从焦躁度向宁静。我并不在乎我是否能从此岸度到彼岸,但度之中的喜悦是我渴慕的,虽然它被深深地隐藏在悲愁之中,像被崇山峻岭重重包裹的那一个雪峰,需要持之以恒地祈祷和仰望,才能被允许有片刻的瞥见。但这片刻的瞥见,对我却具有永恒的意义。
这个夜晚,我抬头仰望大概有一小时之久,直到我的脖子开始酸疼不已。托尔斯泰说,人只有在沉醉的时候,才能生活。我仰望这个被浮云照亮的夜空,沉醉了一个小时,或一生,那么,我是生活过了?还是没有?
而在我和它之间,横亘着一个不可度量的距离。这距离表明:要达到这个境界,是不可能的,它只能是一种仰望。一种沉醉的仰望,永远的仰望。就像虔诚的信徒仰望天国一样。

我和万物相濡以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