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日斑(短篇小说)


□ 曾 哲


美丽日斑是草原的女人,她的经历既单纯又复杂。两个男人爱上了她,玛纳斯希望她走出孤寂的草原,那孜勒别克也许会追随她而去,这个女人会怎样作出选择呢?
高高的雪山顶,是独犄角山羊的家。看到迷途不返的生灵,她会飘起白色的长毛,飞翔而下。
———牧歌
牧民们管美丽日斑叫石女,是有因由的。
婚后的美丽日斑,住在牦牛滩的西头,独门独户,一住就是十几年。她不喜欢转场,山熟水熟,天熟地熟,够吃够喝,多好。一转场,七零八落一大摊子,要收拾好些天。不喜欢转场的美丽日斑还不生娃娃,男人就走了。她独自操持一个毡房,22只羊和3头牦牛。另有一匹马、一只狗。她也顾不上寂寞,这老些生命,都得她不歇手地照管。
这石女算富有。
一天要几遍茶,奶茶。茶对于高原人来说,跟阳光氧气差不多。有客人,即便是路人,仅在地毯上坐坐,也一定要喝过才能走。
泡好的砖茶煮开,兑上鲜牛奶,烧沸腾,就可以了。有点像现在城里人,挺雅趣的那种红茶或咖啡的饮法。
虽然一年里,来不了几回客,美丽日斑照旧清早一次,在毡房的地毯上,铺展开蓝格饭单子,规规矩矩摆上各种吃食和两个茶碗。奶茶煮好,压在粪火炉上。然后欣赏一阵儿,想像一阵子,该干什么再干什么去。
美丽日斑的日子严严实实。严严实实是因为她有怪癖,大凡喜欢孤独的人,都有些偏拗。
她男人赶着自己分到的羊走的那个早晨。美丽日斑坐在山坡上,下巴撂在膝盖上发呆,眼睁睁眨也不眨地看着山谷。直到黄昏,羊群走过的戈壁滩就变了。变了的戈壁上,金光点点,像搅碎的火苗子,跳腾了一地。她疯了一样地跑过河,跑进戈壁。找了又找,寻了又寻。最终,捡回几块狗屎蛋大小的白石头。自那以后,满处捡亮晶晶的东西,就成了她的一个喜好。久而久之,她的小毡房犄角旮旯,散漫的堆积的,都是。
盛夏一到,雪开始大量融化。一部分飞上天,一部分钻入地。整个帕米尔高原,就像一块巨大的香石头,味道被渗入的雪水排挤出来,喷喷的甜美,像刚出馕坑的馕,像刚煮好的奶。
这一刻,美丽日斑正蹬着梯子,把做成的鲜奶豆腐,放到晾架上。一束光,照射在她的面门。她扭了扭身,手背挡住额头。
雪峰下半坡间,一个明亮盛开的东西,闪烁变化着长短的光芒。长银白,短靛蓝,间或泛出紫气氤氲。有那么一阵,美丽日斑的脑壳壳里,被照耀得像刚漂过的白毡子。这加剧了她的迷恋,兴奋地扔下手中的活路,趟河去了对岸。
山坡上的土石松松垮垮,黏黏糊糊。美丽日斑提着长裙脚,上去一步,滑下半步。搞得她泥浆满脸,泥巴全身,气喘吁吁。太阳西斜时,她爬近了那个闪烁的东西。冰玉晶莹,这该是羊角石吧,快赶上娃娃的小胳膊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