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海邀游半世缘


丁继松

  我在朋友的心目中是个“书呆子”。

  “书”和“呆子”联系在一起,就意味着书读多了人就不那么精明了。我给自己总结了几条:不吃鱼肉荤腥,不喝酒,不玩麻将,不打扑克,不会下棋,不会钓鱼,不会打球,更可悲的是不会“上网”,不会发“伊妹儿”……其实,这些只是我生活的一半,我生活的另一半既有色彩也有温度。我有追求,我有爱好,我最大的兴趣是读书。

  我的故乡,在江南苏皖接壤处一个建自宋代的古县。一座座青石砌起的牌坊竖立在县城的近郊,古文化在这个小县积淀得很深厚。县城虽小但藏书人家颇多,我们家也有藏书,而且大都是线装书,用紫檀木制的书箱装盛,以显示书的身价不凡。

  在这种家庭文化氛围中,自幼养成了读书习惯。那时正是抗日战争时期,百业萧条,但那条青石板铺筑的小街上竟然还有几家小书店。这些书铺除了售书外还允许孩子们进店看书,这给我们这些“半大小子”创造了一个便于阅读的机会。每天下午放学后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天地。往小书铺里一钻便沉浸在书的海洋里。在这里我读的第一本书是带绘图的《清官十三朝》。各朝各代,皇子皇孙,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笙歌弹唱,刀光剑影,弄得我凡近痴迷。读完后我却发现,数来数去,从顺治皇帝入关算起也只有十个皇帝,怎么会有“十三朝”呢?后来我又找到清代史资料才弄清楚:顺治皇帝入关前还有皇太极和努尔哈赤两帝三朝。

  从此时起,我对陶渊明的“好读书不求甚解”这话产生了怀疑。以后读书对书中的人物、细节、环境,特别是史实我都要弄清楚。

  初中毕业时,中国的“四大名著”都已经读完了。《三国演义》中那种半文半白的语言有的还不甚懂,但也就这样读下去了。那时,江南一带是沦陷区,出版物极少,偶尔出现一本新书就会轰动一阵。有一次我看见一位官宦人家的子弟在读一本《孤儿求学记》,这引起了我强烈的求读欲望,这种欲望超越了我的自尊心。我硬着头皮向他借书,但此人十分苛刻,竟然提出要我帮他家挑三天水的条件。我们那里没自来水,吃水全靠从一口古井里汲取。为了看到这本书,我毫不含糊地给他们家挑了三天水。但这本《孤儿求学记》我终于读到了。

  随着岁月的流逝,年岁的增长,对外面世界的理性认识增强了,阅读的范围也扩大了。印象最深的,是读到一本当时在国统区流传颇广的艾思奇的《大众哲学》。这本书作者用人们熟悉的事例和语言,来解释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而且结合当时国统区人民面临的生活困境,帮助人们确立革命的人生观。书里有些章节至今我还能记住,如“哲学并不神秘”、“卓别林和希特勒的胡子”、“猫吃老鼠”等。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马克思主义最浅显的理论,仿佛在弥天大雾中看到了一线光亮。

  后来我参军了。生活工作内容都改变了,然而爱读书的习惯、兴趣没有改变,我与书是结了缘的。今天,我能拿起笔抒发心中的感情,感受生活的幸福,描述北大荒壮丽的景色,应该说这是书籍给我的力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