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启蒙时代(长篇节选)


□ 王安忆

  编者按:
  《启蒙时代》记叙了一代人的精神成长历史。作家以清晰的记忆,审视了一个时代青年的混沌状态,讲述了没有花前月下的青春启蒙,再现了那一特殊群体真实的曾经。小说出版后,引起各界读者好评。我们特选发其中第4章和第6章,以飨读者。
  
  第四章
  
  15江那边
  那天,和丁宜男找小兔子无果,又在虹口兜了一圈,连南昌家的门都没找到。她们茫然地在狭长的四川北路上驶着,眼看暮色升起,心中不由得惆怅。和丁宜男分手,嘉宝一个人回了家,就在这天晚上,他们来了,在楼梯上,和嘉宝碰个正着。嘉宝闪进亭子间,带上门,从门缝里看见其中一个正回头对她笑。这一回,他们连口罩都没戴,回头的人正是南昌。嘉宝下决心等他们离去。非谈判不可了。看起来他们没有放过她祖父的意思,这么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嘉宝关了灯,坐在床沿,天光和市光透过薄纱窗帘,将屋内照得薄亮。弄内有野猫柔软的足音掠过,突然间断,是上了墙头。嘉宝此时很平静,一门心思等他们离开,然后追赶上去,与他们说话。至于怎么说,说了有什么效果,她并无考虑。在她简单的头脑里,向是走一步算一步的。这样也好,少许多心事。为了不让自己困盹,她在心里哼着歌,脚尖轻轻地敲着节拍,怡然自得的样子。她外表是个淑女,内心其实还是个孩子,要是听得见她哼的歌,就知道是那种幼时的儿歌,其中有那首“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LONDENBRIDGES FALLING DOWN”,当然是唱成“马林当,马林当,大家一起马林当”——由这些歌又想起一些往事,很好笑的,不由得笑出声,赶紧掩住口,怕家人发觉她没有睡,醒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她似乎都没怎么觉着,就听见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她轻轻推开窗户,看见他们鱼贯出了后门,弯腰开自行车锁,然后上车,驶出横弄。她看见祖父在后门口的身影,立了一会,进来,上楼去了。等祖父的房门“嗒”一声关上,嘉宝从床沿弹起来,出了亭子间。为防止出声,双手撑着楼梯扶手,几乎是滑了下去。她从厨房推出自己的兰苓跑车,一溜烟地出了后弄。
  嘉宝一眼看见他们的身影,柏油的路面十分光亮,显得天地宽阔。他们行驶在马路中央,车速不快,其中一个还伸出手搭住另一个的肩膀,悠哉悠哉的。她伏身蹬车,嗖地蹿到他们面前,然后一转车头,对住他们。双方都下了车,他们说:你好!她倒说不出话来,停了一时,说,你们不要找我阿爷麻烦!他们就笑了:你“阿爷”很欢迎我们。嘉宝说:瞎讲!他们说:你不相信,问你“阿爷”去,我们很谈得来。嘉宝还是说,瞎讲。他们就说:真的,你“阿爷”还请我们抽雪茄,雪茄是放在一个紫檀木盒子里,四角包了银,这老家伙很狡猾,居然能瞒过抄家,硬是藏下了!说罢,嘻嘻地笑起来。嘉宝急了:求求你们,放过我阿爷,他老了,有些糊涂。他们一同反驳道:不,不,他头脑很清楚,我们都辩不过他呢!他和你们辩论了?嘉宝更急了,一下子哭了出来。他们说:你哭什么呢?这是正常的思想交锋,现在是新民主主义时期,也是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应该允许不同阶级思想成分存在,统一战线的思想,你懂吗?嘉宝低头抹泪道:我只求你们不要再纠缠我阿爷。他们就有些不耐烦了:这是我们和你祖父之间的交往,与你无关。说罢,上车,从两边绕过嘉宝,兀自向前驶去。嘉宝怔了怔,掉转车头,尾随他们身后。他们并不理她,由她跟着。他们一前一后驶过两条马路,马路变得狭小,竟有一家店开着门,传出浓郁的面包的焦香味,弥漫了半条街。这家面包店正出炉最后一炉面包,有几个老主顾耐心地等在店堂里。面包店过去的弄口,是一家合作食堂,亮着灯,灶上滚着咖喱牛肉汤,炒锅里是“两面黄”炒面,里头坐着下中班或者准备上夜班的工人。他们下了车,回头对嘉宝说:一起吃点夜宵吧!嘉宝也下了车,跟他们走进合作食堂。这是贴了弄口一侧墙壁,狭长的一条店堂。他们几个加上嘉宝挤坐两张拼起的桌子,将店堂占满了。嘉宝坐在他们中间,心里一片茫然,不晓得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还很纳闷,原来夜晚还很活跃。汤锅和炒锅的热气和油烟积起氤氲,从店门漫出去,浸染到街边。他们互相看过去,轮廓有些模糊,说话的声音则是隔膜的。埋头吃了自己的一份,嘉宝也吃了,她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地方吃过东西,要在过去,可能会嫌油腻,可现在,他们有限的生活费早就刮尽了膏腴。她本来也喜味厚,如今更觉得香和满足,还有新奇。吃罢出来,两下里分手,方才的话题没再提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