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文学的名义


□ 黄发有

  摘 要:政治倾向与商业力量是过去30年文学评奖过程中最为关键的影响因素,不同话语权之间复杂的博弈常常使文学评奖过程具有妥协游戏的特征,平衡各方利益的中庸趣味占据了主导地位。创作主体为获奖而写作的倾向,推动了史诗情结和宏大叙事的风行,文学的多元性和独立性成为被牺牲的代价。文学评奖要找回失去的尊严,必须建立健全的规章制度,确保程序公正,坚守自己的独立品格,拒绝把评奖当成追逐现实功利的工具;而文学创作要确立自己的尊严,必须拒绝为获奖而写作,坚守自由与独立的文学立场。
  关键词:中国当代文学;文学评奖;文化反思
  中图分类号:I206.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3-0161-10
  作者简介:黄发有,南京大学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心教授 (江苏 南京 210093)
  
  从建国一直到“文革”结束,中国大陆只进行过一次文学评奖,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为促进儿童文艺创作,在1954年6月举办评奖。1962年,在周恩来的倡议下,《大众电影》设立了 “百花奖”,此外不再有其他文艺评奖。在小说领域,仅有《太阳照在桑乾河上》、《暴风骤雨》分别获得苏联的“斯大林文学奖”二、三等奖,胡万春的自传体短篇小说《骨肉》(发表于《文艺月报》1956年1月号)在1957年世界青年联欢节的国际文艺竞赛中获奖。
  从1978年开始,以“全国优秀短篇小说评选”为先导,全国优秀中篇小说评选、全国优秀报告文学评选、茅盾文学奖、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评选、全国优秀新诗(诗集)评选、全国优秀剧本评选、全国优秀儿童文学评选、全国民间文学评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等奖项接踵而至。这些名目繁多的全国性奖项的设置,“其初衷可能是为了对抗长期来对文学界只有打击、整肃,没有鼓励、嘉奖的恶劣现象”(注:丹晨:《关于1985-1986年中篇小说获奖作品的答问》,《当代作家评论》1995年第3期。)。到了90年代,文学奖项越来越多,新设的具有官方色彩的全国性奖项有“五个一工程”奖(1991年设立,与文学相关的为“一本好书奖”)、鲁迅文学奖(1997年设立)、国家图书奖(1993年建立,2007年被整合为中国出版政府奖),各省市作家协会也纷纷设立省级文学大奖,报刊与出版机构设立的文学奖、民间机构举办的文学奖、商业性文学奖更是遍地开花。埃斯卡尔皮认为政府主办的文学奖是一种间接资助形式,“这种办法的好处在于国家花费不多,因为奖金本身数额不大,但却能确保得奖作者的作品有很好的销路,从而有所得益”(注:[法]罗贝尔·埃斯卡尔皮:《文学社会学》,符锦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版,第57页。)。值得注意的是,90年代以来由报刊和民间机构主办的文学评奖通过商业赞助不断提高其奖金额度,《大家》红河文学奖开巨额奖金的先河,随后的《当代》文学拉力赛、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杰出成就奖、红楼梦世界华文文学奖都以其高额奖金引起广泛关注。
  好的文学评奖,必须以独立的、自由的价值评判拒绝外部干预,彰显被忽略和被遮蔽的文学价值,有效地引导作家的创作,间接调节文学生产,激浊扬清是披沙拣金的文学经典化过程的重要环节。而坏的文学评奖,往往以追逐利益为首要目的,屈服于权势、金钱、人情的压力,指鹿为马,丧失了公信力,流毒深远。新世纪以来,围绕文学评奖的争议与日俱增,迫切需要对文学评奖的深层机制进行深入反思。
  
  一、话语权的博弈
  返观新时期以来的全国性文学评奖,感觉总是受艺术标准以外的因素影响太多,而艺术标准在政治、商业、时潮、读者舆论、宗派与圈子等种种声音的夹击下,往往成为最早被牺牲的代价。正因如此,名目繁多的评奖往往都不能坚持独立的艺术判断,使艺术标准成为其他更加强势的文学评价体系的附庸。正如王彬彬所言:“影响文学奖的非文学因素,可就太多了。……这种种‘规则’,首先决定着谁能当评委谁不能当评委,首先保证着谁‘必须是’评委谁‘决不能’是评委;其次,才决定着谁能获奖谁不能获奖,才保证着谁‘必须’获奖谁‘决不’获奖……其结果呢?其结果,就是文学奖非但在社会上毫无影响,即便在文坛上,也少有人关心。许多人听说谁获了奖,哪怕是‘大奖’,也像听说邻居的猫下了崽一样漠然。所以,在咱们这边,文学奖是组织者、评委和获奖者的一次自助餐。”(注:王彬彬:《文学奖与“自助餐”》,《文学报》2004年11月25日。)文学评奖过程,是权力、商业、人情等各种力量犬牙交错、相互博弈的过程。布尔迪厄在讨论“场”时谈到:“场作为各种力量所处的地位之间的客观关系的一种结构,加强并引导了这种策略,这些地位的占据者通过这些策略个别地或集体地寻找保护或提高他们的地位,并企图把最优惠的等级体系化原则加到他们自己的产品上去。”(注:[法]布尔迪厄:《文化资本与社会炼金术——布尔迪厄访谈录 》,包亚明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47页。)权力与金钱是控制文学场的最重要的干预性力量,也是对文学评奖的最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