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薄翠腴脂


□ 楚 凡

  刀鲚是长江口的特产,这种鱼肉味鲜美。打从野生的鲥鱼几近绝迹以来,“长江刀鲚”俨然是世人向往的“第一鲜货”了。“刀鲚草头”,是长江口的一道时鲜菜,也是源自民间又跻身大雅之堂的名菜。正宗的“长江刀”银鳞修条,脂色莹白,丰腴多油而不腻,是人见人爱的。初春的“草头”,亦称“金花菜”,在碧绿的草叶上缀起星点的黄花,随手捋一把下来,煸炒一下,煨以刀鲚的蒸汁,然后作打底,将清蒸了的刀鲚横陈其上,端上桌面。这道贫富地位悬殊却终于殊途同归的菜,俗称“刀鲚草头”,雅名“薄翠腴脂”,亦讹作“薄翠胭脂”。
  相传崇明当年的那个沈探花堆就金鳌山后,虽然逞了一时侥幸,终究有欺君之嫌,从此烙下了一个心病,见物思事时常恍惚,没多久竟然少年白头。青年才俊露暮年之相大为不吉,沈情急之下,遍求名医,亦觅偏方,却终始无效。次年早春返乡,于江堤上散步,望着金鳌山,忧从中来。正嘘吁间,有渔舟靠将上来,船上跳下一老一少两舟子,疾步奔向岸边田间,只一刻就摘了一大把“金花菜”,返身上船。沈好奇,随其后探个究竟。但见舟上的厨娘将“草头”煸热,又从旁炉上的蒸格中将蒸着的“刀鲚”倒入,片刻装盘。沈探花在闻到一股鲜香韵味之时,目光亦为之一亮,精神顿觉倍爽。自报家门后的沈被舟子留在船上共食此菜。吃到一半,沈探花无意间说出了自己的心事。舟子道:“世事无常,皆应天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官场事,惧也枉然。万物类,敬本第一。至于年少花鬓,此事颇小,草头刀鲚,一春便就。”说罢,起身敬了沈探花一杯。等沈醒来,早已是舟去风静江流的境界。
  回家后的沈彻夜未眠,心中念着舟子的话,口里却回旋着那顿美味。第二天,让下人高价收购刀鲚,学着隔日所见依样画葫芦地烹饪就。这一年春季,沈老老实实地吃了一季的刀鲚草头。
  归任途中,路经松江府。尹知府是其拜把。宴中,沈将此菜与松江鲈鱼比。尹笑道: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江河湖海鲜出其右者,未闻之。沈从容地一指自己已然乌黑的头发,说:“愿君信之。”
  自此,刀鲚之名远播。沈曾在家乡设宴请过专程慕名而来的官员。因“草头”之名俗而犯忌,又因“刀鲚”之刀音太凶,想了个美名,取翡翠之翠绿之意,刀鲚之丰腴玉脂,合音为“薄翠腴脂”。下人无知,崇明方言又混,讹传为“薄翠胭脂”。
  民国世乱,兵灾连年,到了见什么吃什么的地步。刀鲚再鲜,草头再嫩,只是果腹之物,谁还有这等闲心,重提什么“薄翠腴脂”。
  俱往矣,上品之物,田头随遇,那种取自天然的烹饪手艺,让人在品味之余,于鲜汤靓汁之中反省舟子当年之语。
  刀鲚日渐稀少,佳肴尤堪回味。其实,治好沈探花的“薄翠腴脂”,关键是舟子的点悟作了药引。所以,刀鲚红烧加辣,再以青草打底,也会赏心悦目,刀鲚氽汤再漂以草头浮叶,亦为诗意之肴。
  这可能是当年的沈探花未曾想到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