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白电视机


□ 陈世迪

1

我有时想,那台黑白电视机应该换了可是,我手头实在紧,难以挤出多余的钱买部彩电。妻子跟了我五年,结婚以来,一直没有抱怨,让我感到更加内疚。我父母去世得早,我是独生子,那台21寸的黑白电视机还是父亲留下惟一值钱的东西。自从国营小刀厂停产后,我一直靠开摩托车载客赚钱。老莫是我的以前的工友,现在在一家私营小刀厂于,一年也就能干那么几个月,偶尔他也开着那辆摩托车赚些外快,一般来说,他白天不敢上街,怕被交警捉住,那罚款可就让你喊倒霉了。老实说,我可是职业载客的,是交了那五百元的。在K城,职业载客要每年交给交警部门五百元,然后你能得到一件有着号码的载客衣服。我那件载客衣服的号码是:1493。老莫笑着说我,一死九生。K城搞载各的人挺多。我每天早出晚归,一个月下来,也有一千多快。
每天回到家里,我几乎都看见妻子坐在那张沙发上看电视,虽然是黑白电视,可是声音还算清晰,画面偶尔会弹出些雪花。在我的印象里,妻子除了看电视这个嗜好,似乎没有什么了。妻子是纺织厂的工人,已经下岗多年了,一直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准确地说,是找不到有些稳定的工作,她做的工作还真少,在饭店洗过菜,在酒店当过清洁工,快餐店的员工,鞋厂的工人,服装厂的工人……后来,她怀上了我们的孩子,她只好专职在家当保姆。我们请不起保姆。而且,妻子也舍不得出那个钱。请一个保姆每月至少要花四百元。
我们的孩子已经一岁了。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富强。这名字很俗。可是,妻子说起得好。是啊,富强。我们都渴望日子能好起来。
因为我的收入是不稳定的,所以每天把赚的钱都交给妻子,有时候是三十元,有时候是四十元,我一般口袋里只有十多块,而且我不敢在口袋里放多余的钱,干我们这一行的有时候会碰上吸毒的,你往往会被洗劫一空。除了抽烟,我很少花钱。有时候,我想戒烟。可是,吸了十多年的烟,要一下子戒烟,还真难。有时候我对镜子,发现自己老得还真快,脸晒成古铜色,才33岁的男人,眼角都有鱼尾纹。妻子有一次对我说,你都快成小老头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有一种痛心的表情。然后,她抚着我的眼睑。她的手有些粗糙,可是我却感到舒服。那个时候,我看着她,其实她也老了不少。有时候,我望着妻子的背影,她的背有点伛,我想那是她在鞋厂干活时弄得。那个时候,她几乎把自己卖给了那个鞋厂,早出晚归的,还要加班加点,一个月下来,也就是六七百元,而且工资往往拖欠三个多月。后来,那个鞋厂关闭了,她还有两个月的工资拿不了。
那天,一个载客的给人杀了。大伙都怀疑是给吸毒的杀了,然后抢了他的摩托车。妻子于是开始担心我。然而,我交了五百元给交警的,再说,载客的能有现钱,总比去工厂干活强,工厂老板拖欠工资的罪就够你忍受的。我还是早出晚归。有时候,回家吃过晚饭,我也出去载客。妻子希望我深夜不要载客了,过了十点,就回家吧。这句话老是挂在她的嘴边。当然,我老是对她说,没有什么事的,小心就行了。我当然得小心。大伙都长着心眼,看到不对劲的客人,我们会拒载。大伙都拧成一团的,如果有谁打骂我们载客的,大伙会一拥而上。不过,最近有不少外地的青年都来载客,K城人习惯叫他们“北仔”,他们的车子一般是偷来的,或者是弄个假身份证,上厂牌。当然,也有老老实实于工作的。就这样,北仔载客的占的比例居然和本地载客差不多。据说,K城有牌照载客的就达到两千多人,包括非法载客就有七八千人了。所以大家都说现在载客的生意难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