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照明同志


□ 和军校
关照明同志
和军校


  腊月初九,我去赵村逛集了。
  迈进腊月的门槛儿,对我来说,初一与初二,初八与初九,后一天与先一天近乎没有两个样儿。我很喜欢腊月这个季节,虽然说西北风像饿了整整一年,“哇儿哇儿”地叫唤个不停,土地裂开了一道又一道的大口子,手也抽不出袖口。但地里的农活都拾掇利索了,我再也不用为下地劳动而害熬煎了。当然,屋里的活计就像秋季的房檐水,滴答着没个断线的时候。屋里的活计再多,我向例是不上心的,有我媳妇于小央呢。于是,我每天都睡到日头晒到尻子蛋上才会从炕上爬起来。早饭是几十年不变的玉米糁子就咸菜。吃罢早饭,我就靠着麦秸垛晒暖暖。晒暖暖的不是我一个人,有很多人,东家长,西家短,少盐没醋的话流出一河滩。逢三六九,我要去赵村逛集的。俗话说,懒人爱睡觉,闲人爱逛集。我是既爱睡懒觉,又爱逛集。赵村是个镇,三六九的集日,离我们泔河村很近,趟一条镢把河,翻一架石头山,哼几折子小曲儿就到了。
  我逛集其实一点事也没有,纯粹地逛。东头逛到西头,南头逛到北头,枣核一般大小的赵村我百逛不厌,太阳不跌窝,我不回泔河村。我从来不买东西,一个是因为我口袋里一个子儿也没有,另一个是因为我媳妇于小央对我不放心。醋呢,于小央怕我买贵了;豆腐呢,于小央怕我买馊了。我嘴上不说,心下说你才瓜呢,哪家的盐咸,哪家的醋酸,哪家的豆腐鲜,哪家的牛肉烂,哪家的洗头房是挂羊头卖狗肉,我心里全是一本帐。整个赵村就在我心窝窝里揣着呢。你不让我买,我落个省心。当然,我并不是瞎逛,我的嘴没闲着,眼睛也没闲着。一路走来,一路跟那些小商小贩磨闲牙,问这个多少钱,问那个多少钱,卖主说一个价,我总说贵了贵了,卖主要是说你说多少钱不贵,我就说我再转转。我的眼睛主要是看女人。赵村的女人和泔河村的女人是不同的。泔河村的女人像一桩粮食,长得黑,她们是在大太阳底下晒出来的,是老天爷派下来让男人用的,在炕上用,在厨房用,在猪圈里用,在麦地里用,在苹果园里用。赵村的女人像顶花戴露的黄瓜,长得白,她们的白是在屋檐下焐出来的,是老天爷派下来让男人饱眼福的。赵村的女人都穿得少,露胳臂露腿的,皮肤白白的,嘴唇艳艳的,眼睛妖妖的,看了叫我心里受活。看赵村女人是有巧道的,要是直勾勾地瞪着眼睛迎面看,她们会冲你吐一口唾沫,骂你臭不要脸臭流氓。你要站在她的斜对面,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斜着眼睛看,随时做到能进能退。在赵村看女人和看女人的巧道我对谁都没有提过,我怕要是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泔河村的地里就没有男人了。我一个人慢慢地消受。
  我之所以爱逛集,实在是因为在泔河村没有一点点让我感到热乎的地方。晒暖暖的时候,泔河村的人向例不允许我下嘴发表自己的见解。我认真地听他们讲,他们有时讲错了,把黑的说成白的了,把直的说成弯的了,我就想更正一下。我不更正,就像嘴上爬着一只虱子似的痒。可是,我刚一张嘴,便会传来一声断喝:关烂杆子,把×夹紧,你知道屁香还是屎臭!于是,我只有把嘴夹紧,不吭不哈地呆在一边听他们放臭屁。我很委屈,但我却不敢辩解,因为我是一个倒插门女婿。我是给于小央上门的,不是我娶了于小央,是于小央娶了我。招上门女婿的,是因为家里只有一个女子,没有人养老送终。上门当女婿的,是因为家里娃多,娶不起媳妇。我和于小央就属于这种情况。上门女婿进村比人低一辈,何况我的身子沉,嘴笨,模样猥琐,还没有长一双会搂钱的耙耙手,家里盖不起窗明几净的大瓦房。泔河村人就更把我不给眼里夹了。我一直纳闷,在我没有当倒插门之前,我不笨,不懒,也不是半脑子,当了倒插门以后我就好像换了一个人。泔河村的人看不起我倒也罢了,于小央也伙同泔河村的人一起看不起我,一起狰狞着嘴脸骂我是丈二宽的大裤裆球不顶,一起叫我关烂杆子。泔河村人骂我,我嘴上不敢反驳,心里却不饶过他们。他们骂我球不顶。我在心里骂他们是老汉的球想顶顶不起。他们骂我一句,我就在心里还他们一句,一句也不少。于小央从来不叫我的名字,她对我的称呼是“哎”。于小央骂我,我却不在心里骂她,谁叫她是我媳妇呢。但我也不能轻饶了她,我跟她对着干,油瓶倒了也不扶,地里的草比苗还高。于小央骂一声,我就抡一锄头,锄头扬得高,落在地上,却变成了“倒锄”,锄过的地自然是“猫盖屎”,一场雨后,那草又汹涌地蹿起来。泔河村人不让我在晒暖暖时说话,我就逛集。赵村很大,集上的人很多,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倒插门女婿,没有人叫我关烂杆子。我逛得很开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