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一种虫叫蚕


□ 肖 筱(土家族)

  作者简介
  肖筱,土家族,1971年10月出生。有诗歌、散文、小说散见于《民族文学》、《大西南文学》、《散文百家》、《长江文艺》等期刊。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湖北长阳某文化单位,2008年荣获长阳“十大女杰”荣誉称号。
  
  被广泛引用的一句诗“春蚕到死丝方尽”,张扬了一种精神,但同时也传达了一种谬误,丝方尽时蚕其实并没有死,只是它的幼虫阶段结束。
  我喂养的三条蚕以出我意料的速度吐丝结茧,我的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似乎失去了什么。让我感到惊喜的是,仅仅过了八天时间,蚕蛾就出茧产卵,又过了十天,密麻麻的蚁蚕就像浩浩荡荡的军队在山坡凝成密麻麻的黑点。因为太小,不方便给它们更换新的住处,就让它们暂时住在先辈住过的房子里。先辈的气息还在,纸盒壁上还记录着它们每一次蜕皮的时间、结茧的时间和产卵的时间。蚁蚕还只有细线头那么大,但那些数字,却明晰地映照出它们的未来——先辈的生活将在它们身上进行简单而快乐的复制。
  蚁蚕是聪明的,虽然没有眼睛,但有敏锐的嗅觉和迅捷的爬行速度。蚕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笨拙,笨拙得接近于傻。一片桑叶就是一个家,桑叶吃完了,蚕们就原地不动,傻傻地等,等又一片桑叶的到来。但再弱小的生命,也与强大的人类有共通之处。我曾仔细地反复地观察过蚕的生长,并且经常做一些恶作剧,在它们很小的时候,就在已经被咬成蜂窝状的枯叶上方凌空覆盖一片新鲜的叶子,然后观察它们的反应。结果,有极少的踩着其他蚕的身体,很快攀爬上去。有的转了很多弯,走了很远的路,也终于到达。还有少数呢,尽最大努力地伸长脖子,还是够不着,就放弃了努力,只好在那片枯叶上吃别人吃剩下的,但似乎又心有不甘,吃一阵,又仰望一阵,又吃一阵,又仰望一阵……
  这三类蚕中,有一类尤其像人,知道借助别人的力量,或者说,知道利用别人。但最终,整个蚕类还是被人类利用了。在这个世界上,即使再聪明的动物,也很少能逃脱被人利用的命运。藏羚羊如此,野牦牛如此,还有很多很多的动物也如此。据说,三至四只藏羚羊的绒才能织一条披肩,我不知道,要多少条蚕吐的丝才可以织一条裙子。是无以数计的蚕为中国人铺展了一条“丝绸之路”,小小的虫子,给亿万国人挣足了脸面。
  如果撇开人类对它的利用不说,蚕存在的目的和所有昆虫的存在并没有什么两样——繁殖。蚕的繁殖速度惊人,我的三条蚕,在半月之内就有了如此多的后代,真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对于没有任何自我保护能力的蚕,如果失去了人类的呵护,即使它们有如此强大的繁殖力,我们也同样难以想象它们的结局。正是蚕的被人利用,或者说,蚕为人类奉献,才得以与人类和谐相处,才得以子子孙孙地繁衍。顺从有时也是一种智慧,大智若愚,以退为守,以守为攻。
  我经常看着一条蚕怎样在十几分钟内把一片桑叶吃得片甲不留。它惊人的食速,为人类创造了词汇中的经典:蚕食。因蚕而生的著名词语还有“作茧自缚”。从人对蚕的态度,多少暴露了人的某些劣根性,利用了它们,还要嘲笑它们,对它们进行非议。如果没有它们的作茧自缚,人类又怎能如此温柔地利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