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非洲(诗歌)


□ 徐源

  印象:撒哈拉沙漠

一粒沙尘抱紧一粒沙尘,蠕动歌声

蔓延至无垠。阳光给大地镀上金黄色的

荒芜孤独死亡

我脱下衣物,成为蓝天的信徒

像它一丝不挂,吊着干瘪的乳房,两座沙丘

闪烁金刚石般的光芒。

指尖飘落鱼鳞,沙漠的文身

风在望远镜里唤醒单峰驼卸下的骨骼,响铃和呼

皈依于一株金合欢

合欢合欢从我的身子里

飞出埋葬的鸟儿,在撒哈拉

呼唤一个人遗失在喉头里的名字,枯竭的陨石坑

挖出眼珠星星或月亮。

人类把影子刻在岩石,留下无字的诠释

可怕的障碍物,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板着脸的

清真寺

在侧面,不着人间烟火

穿越它的贫困和富有悲伤和欢乐愚昧和文明

在绝望中,放下行礼,稍息

说着班图语的黑人,仿佛上帝派来的推销员

手中拿精致的小木雕

眼神充满哀求,我触到他颤抖的双唇。

仿佛他们随口说出的字,都是神秘的经文

可是,在我们内心里的

全被说中,全被感化,像一纸爬满饥饿的牛皮纸

暴露在圣洁的颂歌里。电子地图

我随意放大或缩小人类堕落与高尚交织的肌肤,

我迷恋

未曾到过的地方,一生属于它,留下奉献的诗篇

撒哈拉沙漠,我听到的随即逝为沉寂

我看到的随即化为幻影,那里什么也没有

一粒沙尘抱紧一粒沙尘,仿佛

我在冥思中,抱紧了世界微小而灼热的部分

  印象:乞力马扎罗山

石屋子走出祭司,看到我晃荡的前世。

玻璃门若有所思,一块天堂的标识牌

麦地滚动绿色的波涛,涌至身边

我不在这儿,轮回的石头,铺开内心浩瀚。

此刻,人类放下尘埃,两手空空

雪在天上,雪的光,从查加女人的白衣流下

照耀牛羊低矮的树木除虫菊

夜晚走出的人,他们的牙齿闪烁着黎明

其中一块,落在我的额头

像一面镜子。探险者从绝望中站起

一半蓝一半白,一半沉思一半抒情

无法进入柔软的部分,就像我们

无法触摸金属清脆的响声

银色的狮子,在赤道狂奔、燃烧,征服

辽阔的东非大草原,部落的英雄,旧时的帝王

因为苦难而沉默过吗?

因为动荡而挣扎过吗?因为热爱而呼唤过吗?

从这里爬到天上去,从这里消失或重生

从这里归来,我的嗓子塞着棉花,心在干净的远处

练习飞翔,抓一把雪涂在阳光的墙壁。

酒店外,一位瘦小的孩子踮着脚,努力站到

乞力马扎罗山的高度

打量流浪在印度洋上的轮船。

  印象:尼罗河

向西,风吹不到利比亚沙漠的衣袖

向东,月亮爬不到阿拉伯沙漠的额头

一条河流穿过我的身躯,分娩影子

旅客散尽,留下恢弘空荡的庙宇,像一把铜锁

孤独感性神秘。

我不是苏美尔人,放慢此生信仰

囚渡或死亡。一条河里埋葬一条河

一条河里流出一条河,从维多利亚湖到地中海

一条河的爱恨、苦难和文明

雕刻在狮身人面像上,陵墓里爬出的时光

站在新砌的第三条岸,徘徊张望

鱼枯竭的眼睛,为后来的研究者

提供了迷失的可能。在这里,我不是活着

也不是死亡,纸草从方尖碑长出

高过征伐迁徙的人类,并以它三角形的手指

点燃火焰,迅速占领大地

它的热爱超过我的赞美。真主吟唱

站在阳光飘浮的尘埃,看着我们

把复合的象形文字种在天上

把金字塔种在天上,把大象和狮子种在天上

把埃及种在天上。把呐喊和挣扎种在天上

从苏德沼泽里挖出干净的疼痛与欣狂

蓝色的芦苇船和王国的城池。春天

我为一条河的浪漫而来,从胸口取出太阳神

思想为一具拒绝腐烂的木乃伊。

向南,惊恐的鸟飞不出努比亚沙漠的咒愿

向北,星星照耀不到没有港湾的海岸

一条河流的速度,在我的血管里,缓慢而汹涌

  印象:卡普希基

到喀麦隆去,到月球上去

把广寒宫搬到卡普希基。我的嘴唇干旱

长不出象草,长不出神秘的非洲。

在赤红色的岩石上

分享:
 
更多关于“印象非洲(诗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