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越大地的梦想


□ 向迅(土家族)

作者简介:帕蒂古丽,女,维吾尔族,出生在新疆,现居浙江。在《民族文学》、《天涯》、《上海文学》等刊物上发表散文、小说十多万字,部分作品被《新华文摘》、《散文·海外版》转载。出版有作品集《笔蘸姚江》、《跟羊儿分享的秘密》。曾获首届“开发建设新疆文学奖”一等奖等奖励。

  我觉得我在南方没有自己的生活,我的生活是模仿来的。好多时候,我都在机械地模仿中打发日子,似乎常常有两个我在相互模仿,这个我在努力模仿我希望成为的那个我。其实在我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漫长的模仿的时候,这一场模仿就已经开始。多少年来我在新疆和江南之间奔波,在这个我和那个我之间焦灼地跺脚,我试图从现在的我,回到过去的我,又分辨不清两个我之间,究竟哪个在模仿哪个,我在模仿中丢失了自己,为了分辨真正的我,常常弄得自己疲惫不堪。

  一

  小时候,父亲就向四邻炫耀我超乎一般孩子的模仿力。模仿能力是本能,还是一种天赋,我无法分辨清楚,至少我记得最早受父亲赏识是因为我的模仿惟妙惟肖。家里来了客人,他总爱把话题引向我,然后我的模仿表演就成了必备的节目。他咧着满是金牙的嘴笑着示意我:“丫头,玛丽亚的奶奶是怎么走路的?”

  父亲用他的笑声做暗示,把别人的目光引到我弓起的背和曲着的双腿上。接下来,我用一根假装的拐杖戳着地,一只手高高地背在弓起的脊背上,皱着眉眯着眼瘪着嘴,用假装苍老的颤声像老山羊一样地叫:“玛丽亚、玛丽亚一该烧火做饭啦!”

  这样的表演每隔几天就会来上一次,我的演技越来越精湛,以至于有时我怀疑我快要变成了那个蒙着黑盖头,穿着大襟衫,永远佝偻着背拄着拐杖,扯着跟她年龄不相称的尖细嗓子呼叫孙女的回族小脚老太太。

  没有人的时候,我绝对不敢模仿玛丽亚的奶奶,似乎只要有人在看着我,我就不会丢失自己,我担心没人看住我,一不小心就变不回自己了。

  我的模仿才能似乎显而易见。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一个好的演员,模仿别人模仿到所有的人都认为,他简直就是他表演的那个人后,他仍然能完好地回到自己才是成功的;而不是等表演结束了,演到连自己都不能辨识自己,把自己永远扔在了角色里面,再也找不回来,就像把一只猴子扔在了一个满是镜子的屋子里任其挣扎。

  演员都喜欢照镜子,我也不例外。如果家里没有人,我可以照上一天,在镜子里把自己迷失掉,再从大人的呼唤里把自己找回来。

  模仿必须一遍遍地练习,一直到把自己练习成你要模仿的那个对象,和他(她)不分你我。我模仿得最成功的是猴子,我几乎练习到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猴子,走路的时候一蹦一跳,见了,人就伸舌头、眨眼睛,喜欢没来由地在双眼皮间抹上亮闪闪的黄油,直到后来总感觉自己满身满脸都长了毛,伸手摸虱子和抓耳挠腮的动作都成了猴戏里孙悟空的动作。

  我对猴子产生了无法言喻的兴趣,看到村庄里来了耍猴的,我从早跟到晚,我看猴子在主人鞭子的驱使下做一个又一个游戏,猴子那可怜的样子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心生莫名的爱怜。我对猴子的爱怜超过了对弟弟妹妹挨打时的同情,这种无原则的同情似乎激怒了父亲,他说:“猴子吃得比你好多了,可怜什么?它们过得比你好,还要你可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