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聆听大地之语


□ 陈元武

聆听大地之语
陈元武

陈元武一九六七年生,爱好散文写作多年,已经在《海燕·都市美文》《散文》《中华散文》《散文百家》《山花》《散文天地》《福建文学》等杂志发表过散文作品若干,《冬天手记》(发于二○○六年第十期《海燕·都市美文》)收入《二十一世纪散文选二○○六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编),以及《二○○六年散文随笔新选》(文化艺术出版社),另有作品入选《精美散文·人生感悟篇》(人民日报出版社)等选本。

孤独培养了一个人聆听的习惯,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孤独的人,行走于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边缘人。许多往事纷飞于嚣杂而无序的生活中,像江面浮浮沉沉的一块木头,在茫茫的江水云天中,它不为人注意,而错杂的生活将太多的记忆淹没其中,人像一只记忆与生活的收集箱,收集着以往的一切,又总是在无意间丢失了,日子像落下的树叶一样,一层层地堆积起来,淹没于其上。我的记忆之海像电脑的硬盘一样不断地更新着内容,丢失了一些东西,又获得了新的一些东西。这些信息是从我的眼睛和耳朵进来的,眼睛里进来的东西太多了,五颜六色,重重叠叠地叠加的结果就是一片漆黑,记忆里只有少部分颜色最终会留存下来,那是一些让我心耸意乱的颜色,虽然只是鸿光一瞥,却已经扎根于我的脑海之内了。听觉会辅助我改变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程度,孤独而抑郁总是和我相随相伴,我的性格决定了我只是一个孤傲不群的人,因此,我无意间与这个世界拉开了一段距离。一些事情我只习惯于隔岸观火,观察和聆听成为我对于世界的介入方式。只有一样是我无法与之隔开的,那就是大地,我一辈子都会在大地上行走,直到将来某一天,我走不动了为止。到那时候,我将永归大地怀抱,与之同阿。
少年的时候,不知愁滋味,整天只有无边际的幻想和憧憬,像天空里变幻不定的云彩一样,我没有认同一样将来的归宿。大地对于我来说是平坦无边的,任我游移和骋驰。面对一个无边的大地,一个孩子的内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好奇。我一个人在收获过的麦田里过夜,在麦垛上呼吸着清凉的夜风,昂头注视着满天的星星,在黑暗里听到大地的秘语和星星的歌声。夜风传来了远处村庄的动静,稀稀落落的犬吠和人声已经遥无可辨。树叶在风里的呼啸已经成为夜语中最为宏大的动静,黑暗中,眼睛失去了观察的对象,我闻得到花香以及遍地麦茬的气息……散落于麦地之间的麦粒、野草、被踩死的蚂蚱和腐烂的蚯蚓,我却听见了花开的声音以及这些细微的变化,在被水浸泡和腐败时产生的细微的动静,有时候,可能自己听到的一切都只是一种幻听,就像在极静状态时,耳朵里会产生一种嗡嗡的轰鸣一样。幻听其实是一种心灵感触到的声音,有时候,在夜里,会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脉搏声,像潮水一样起起落落,各种神秘的液体管道贯通全身,它们日夜流动着。可是,我相信,在那一个夜晚,我听到的声音全是来自于真实世界的。大地在呼吸,不是么?这呼啸的风就是它澎湃的气流;大地在歌唱,远处近处的虫吟和树叶的婆娑、河水的波浪抚摸着堤岸、花朵在夜风中摇曳……声音来自于心动,这就是那宗著名的禅宗辩语“非幡动、亦非风动,乃是心动”,大地之心在动了,我的心也在动了,于是,我听到了大地之语、大地之歌。那一夜,我似乎成熟起来了,我听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之音。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智者指示我,这就是大地——万物之母,一个能够产生无穷生命的大地的私语。我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自己的前生和来世,在大地的此端和彼极,有无数的声音在响起,连贯成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