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反省


□ 阿 成

一个人的反省
阿 成

  当我登上去黑桦的长途汽车的时候,云就很快上来了,一仰头,满天都是飘浮着的云朵。太阳在这些云朵中间一沉一浮地凫着,时隐时现,瀑向长途汽车站的金灿灿的阳光也变得时有时无。有阳光的时候,你的身上立刻会感到一种特别舒适的温暖,当阳光被飘移的云朵遮起来的时候,你的身子便立刻凉了下来。那种源自于大自然的奇妙“音乐”,在这种忽晴忽暗的变幻中虽然是无声的,但你却能真实地感觉到它存在着,并被其征服。在这样非凡的时刻,你可能会顿悟到,大自然的魅力啊,的确是任何艺术都无法替代的:倘若你张狂的时候,得意忘形的时候,不可一世的时候,目中无人的时候,夸夸其谈的时候,倘若你是正走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你不妨试想一下,你能把自己比做什么呢?一棵小草?一粒石子?一片叶子?一尾小鱼儿?一只土黄色的蜻蜓?还是一只匍匐在土地上的小甲虫呢?而且你不觉得,即便是这样渺小的比喻都有自大之嫌吗?
  我愿意一个人去郊野反省。我也一直在努力地寻找与创造着这样的机会。于是,晚秋时,我登上了这辆破烂不堪的长途客车。我担心被熟人碰见,如果遇到了熟人我会说不清楚的。我能自己说去郊外反省么?这在许多人看来太离谱了。他们会认为我是精神病,认为我的脑子出了问题。活得好好的,反什么省呢?事实上,这些年来,我的确像我的那篇小说《天泰客栈》里写的那样,经常在双休日或者节假日一个人毫无目的地去附近的县城走走。一个人在异乡会想很多事,那也是一种享受呵。在他乡你自然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有趣的事,随手撰录下来,就是小说了。

  黑桦是这趟长途客车的终点站,在进入松阿哩乌拉山的山口处,在汹涌剽悍的松阿哩乌拉河的北岸上。那儿先前是一个林业队的作业点、采伐点,后来渐渐变成了一个林业镇,林业生产委顿之后,那里则成了一个不大的小县城。我之所以选择去黑桦并非毫无目的,或者专事反省,在那里,有我的一个喜欢吹箫的朋友(箫几乎是他一生的精神伴侣),他是一个地位卑弱的小干事,拿最低的工资,干最不济眼儿的杂活儿。他还是一个被家庭、被妻子抛弃的人。他的生活很清苦,同时他还是一个很腼腆、说话有点结巴的人。他从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睛,他完全被周围的那些牛皮哄哄的眼睛震慑住了,几乎没人尊重他的存在,重视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活着与生存的价值。他们喜欢不断地批评他,认为他极其的笨,挑他的毛病。肆行无忌惮地斥责他几乎成了人们寻开心的一种乐趣。40多岁那年,他死掉了。我从未看到如此简单的葬礼,简单得如同一个死囚犯。倒是苍天慈悲,适时地下起了小雨。也正是这场雨使得本来就零星的送葬人,只剩下了我和那个更夫。我和他的相识是在只有一个更夫、一个伙夫的招待所里,听了他如泣如诉的箫声我们才走到一起的。我没想到这个吹箫人竟是一个伙夫。我们终于聊了起来,他说,兄弟,一个人还是少年时代好啊,无忧无虑,凡事有母亲呵护……人长大了有啥好呢?他的话虽不多,却让我深受感动。医院的大夫说,他是喝酒致死的。我想,那不过是县城烟鬼医生的一个误判。事实上,他是一个世俗的牺牲品。然而,世俗却是一个抽象的东西,它的本质,是平均地分配每一个人的责任与罪行的。因此,对于吹箫人之死,每一个人都是无罪的、没有任何责任的。
  这辆破破烂烂的长途车按说早就该报废了,有的车窗玻璃已经残缺了,风直接吹进车厢内。那种感觉可不好受。可它仍然还在从省城到黑桦的这条路上跑着。这辆破烂的长途车被私人承包了。由于它太破了,都快散架子了,有碍观瞻了,只能在凹凸不平的辅路上跑。高速路是绝对不允许它上去的。不过,它的票价却很便宜,而且随叫随停。说起来,也算方便罢。
  的确,人们有什么更着急的事情呢?活着的仍然活着,而死去的却早已死去。你急什么呢?你为什么急呀?
  虽说这辆破车上的乘客不多,但也座无虚席。这种景观可以看作是当下农民生活水准和传统精神的一个见证。是啊,农民的生活水平还不高啊。他们更愿选择这种廉价的破车来坐。坐在车上,他们是这样想,这样议论:这比早先坐马车走旱道强百倍了。他们很知足。他们知道,只有知足了,心情就好过了;心情好过了,自尊也就随之出现了。
  破烂的车窗外,接连不断的农田早已收割完毕。偶尔几个晃动在村前的农人,似乎正在做一家人入冬前的准备工作。车在辅路上行驶时,你能感觉到所有的村庄都在休息。休息中的晚秋就是这种样子:农舍、炊烟、一条凹凸不平的土路,散牧的牛、马,将麻雀们溅上天空的一个个柴垛和一条氤氲在村前的、乳白色的、如同河流般的冷雾。
  在一个叫蜜峰的小镇,破烂的客车停了下来。这一站没有人下车,只上来一个老妇人。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我几乎呆住了,那一瞬间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