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语境·话语游戏·阐释及其他


□ 王耀文

语境·话语游戏·阐释及其他
王耀文

有一次集体旅行或聚会,主持人很有创意,为活跃气氛,他提议大家做一个游戏,每一个人讲一个成语,具体要求是:“新婚之夜,我说+(一个成语)。”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恶作剧,一个语言陷阱,你说它是语境或语意场也行,大家尽量躲避这个陷阱。甲说,“新婚之夜,我无可奈何”;乙说,“新婚之夜,我多快好省”;丙说,“新婚之夜,我怒发冲冠”;丁说,“新婚之夜,我一针见血”;戊说,“新婚之夜,我一言难尽”……面对这一开口不离脐下三寸的敏感话题,说话人极力回避和身体、性有关的床笫之言,可最终还是无一幸免都落入这个坑里。每一个人的发言,都引起了大家的哄笑和秘响旁通的点评。
这个搞笑的游戏,每个说话人都被假定为洞房花烛夜里的新娘或新郎,这个“假定”就成为疏而不漏的天网,语词成为特殊语境必欲捕获而后快的嫌疑人,在天下滔滔的语林中语词无处藏身。因此,言说者使用的每个词语或语词,都受到了这个假定语境的规约,词语从自己的身体起飞,向晦暗不明的婚床上着落。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究竟是哪只看不见的手导演了这场捉弄说话人的事件?是谁赋予他“假定”的权力?福柯把这一游戏的规范者追究为“权力”。福柯进一步追究把这种“假定”合法化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他谈到了“权力的效应和‘真理的生产’”。其实,“真理的生产”和这场游戏的过程与规则一样的荒谬。他说:“哲学家,甚至知识分子们总是努力划一条不可逾越的界线,把象征着真理和自由的知识领域与权力运作的领域分隔开来,以此来确立和抬高自己的身份。可是,我惊讶地发现,在人文科学里,所有门类的知识的发展都与权力的实施密不可分。”“科学同样也施行权力,这种权力迫使你说某些话,如果你不想被人认为持有谬见,甚至被人认作骗子的话。科学之被制度化为权力,是通过大学制度,通过实验室、科学试验这类抑制性的实施”,而强制实现的。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罗兰·巴特也英雄所见略同,他同样看到了权力对语言的根本性支配。他称这种现象为“语言法西斯”。“权力作为支配性的力必多”,无所不在,隐藏在一切话语之中,使语言在其结构本身中包含着一种必然异化的关系。人们说话与其说是用作交流,不如说是用作让人屈服。因为“法西斯主义并不阻止人说话,而是强迫人说话”。在《恋人絮语》里,他使用了相近的术语:“语言恶魔”、“语言绳索”、“异己的语言”。福柯的表达更精辟:“真理无疑也是一种权力,……我们不要把真理当做谬误的对立面去努力寻找,而应着手解决尼采提出的问题:在我们的社会中,‘真理’是如何被赋予价值,以至于把我们置于绝对控制之下的?”
在接下来的探讨中,巴特和福柯二水分流了。为了有效抵制“语言法西斯”,巴特提出“本文乌托邦”。他认为“本文乌托邦”属于“非权力”的自由天地。这个表述是不是类似巴赫金制造的“民间语言狂欢”呢?巴特企图“用语言来弄虚作假和对语言弄虚作假”,去克服可能出现的“语言法西斯”现象。借此人们得以在权力之外领会语言倾听心灵,而文学正是通过“弄虚作假”实现“本文乌托邦”的最好媒介。正是通过“弄虚作假”使自身空洞无物的文学,为摆脱语言深层中的法西斯暴力,从而为打开属于自由的天空创造可能。或许是由于这样的梦想,巴特钟情于描绘一幅结构主义“文学科学”的图表,他试图进一步将结构主义观念运用于文学叙事作品的结构分析之中。他首先提出“零度写作”,反对表现社会思想观念的价值写作,以此揭示意识形态所构筑的现代神话的欺骗和荒谬。他的理论不仅对“文本”的写作具有启发性,而且还肩负着启蒙指导读者阅读的责任,为此,他提出“作者之死”的命题。他认为“文学作品中至关重要的是使读者不再是本文的消费者,而是本文的生产者,读者的诞生必定以作者的死亡为代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