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拿大顶(短篇)


□ 海 迪

  朱广明有一手拿手好戏,那就是他能拿大顶。他无论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都能随时随地倒翻起来,双脚朝天,两手着地,倒着拿大顶。也许是因为血液倒流的缘故,也可能是视觉神经改变了角度,还可能是因为脑袋与裤裆里的那个东西改变了位置。也就是说他的脑袋原本在上,现在在下,占据了他裤裆里那个东西的地方。他裤裆里的那个东西原本在下,现在在上,占据了他原来脑袋的位置。简单的说,拿大顶的意思也就是让脑袋和裤裆里的那个东西掉换了位置。他发现他每回这么倒着拿大顶时,原本灰蒙蒙的甚至有点肮脏龌龊的世界,看上去变得清晰和明媚了起来。他甚至看到了阳光灿烂,人生美好。因为他倒头看过去,原本混沌一片和杂草丛生的城市和机关,变得生意盎然。生活显示出了一片生机和光明。
  “你这是干什么呢?你这是干什么呢?”有一回老婆宋秀敏看见他在家里拿大顶,吃惊地叫唤了起来。
  “我觉得这样舒服,怎么了?”他平平静静地说。
  朱广明在现实生活里是比较压抑的。主要的是他在他们局里搞了近20年的扫盲工作。他们的那个局是个管理教育的局。过去曾经叫委员会,现在改成局。他在那个局里的一个负责成人扫盲的办公室工作。我们过去文盲太多了,所以就设了这样一个室。用他的话说,他在那里扫除了近20年的文盲,他早已把下水湾的文盲扫得天地茫茫,没有文盲也扫成了文盲了。他说的这个是事实。因为在他们那个办公室里就他一个人真正在那里扫盲,也就是他一个人真正在那里干事。别的人大都在那里泡茶聊天。有的打扑克,有的还搓麻将。那样的一个扫盲机构,你说不把没有文盲的也扫成了文盲吗?事实上也是这样,在下水湾的一些边远地区,文盲的人口这几年不是少了,而是多了。也就是文盲和半文盲的越扫越多,一些原本认些字儿的,后来全变不识字了。可那个办公室里还是他在干事。他常常被派下乡。他还搞文盲人口调查,搞文盲教学方法的研究。他还撰写论文。他们的那个办公室基本就他一个人在那里撑事儿。可他的职务和职称还是十数年不动,他年轻时是个小干事,现在仍然是个小干事,他只是从一个小干事变成了一个老干事了。他的职称也没提,初级职称仍然初级职称。他十几年前就评了个初级办事员了,现在还是初级办事员。发薪水他连刷卡也懒得去刷了,反正就那么点钱。而这还不是最让他不平和不幸的,最让他感到耻辱和羞辱的是,他老婆宋秀敏为了他的职称提升,还“红杏出了墙”,而且不是一回。人家有的人“红杏出墙”一辈子才出一回,她出了好几回。挑白了说,她不是偷了一回男人,而是偷了好几回。当然,她第一回偷男人,是他默许的,也可以说是他同意的。可是他后来就管不住了,宋秀敏接二连三偷了好几回男人。
  “你怎么能老这么干呢?”他好几回责备老婆说。
  “我干了什么呢?”宋秀敏说。
  “你怎么能没完没了了呢?”
  “我怎么没完没了了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