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于惶惑的惶惑


□ 赵丽雅

  这是一本一百多页的小册子,不是搞建筑的人大约不大会去注意它。然而它的作者TomWolfe,却不是建筑师,而是美国当代著名的记者和评论家。因此,我们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也就不能过于苛求它的科学性——尽管如此,当我掩卷之际,仍被作者严苛的语调和偏激的责难惊得目瞪口呆。值得深思的是,这篇文章最初以连载的形式在美国《哈泼斯》杂志上出现时,却在美国建筑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甚至被认为是建筑领域进入八十年代以来最重要的著作。
  作者对“国际式”的“玻璃盒子”深恶痛绝,以至于秉笔之际,愤激之情仍不能自已。因此,他不是把现代建筑的出现放到一个特定的历史背景中去分析,去考察,而是凭着个人的好恶,选择最激烈的言辞来进行抨击。
  他厌恶单调、纯粹、缺乏装饰的“玻璃盒子”,把现代建筑在美国的移植,称之为美国本土的“殖民地综合症”:“每座高级现代建筑都象座工厂,这就是‘今天的形象’。”“一切房屋,从海滨别墅到摩天大楼,大模样都变得一样了。”他指责人们对欧洲现代建筑大师的崇拜和模仿:“如果他们说你模仿密斯,或格罗皮厄斯,或柯布西埃,或其他某人,那有什么?那不是说一个基督徒在模仿耶稣基督一样吗?”
  对作者的怨愤我深表同情,但是却不能够完全同意。
  建筑与其它文化现象一样,其发展是有着广阔的历史背景的。世界历史进入二十世纪以来,工程学、技术学的飞速发展,使传统的建筑形式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新建筑”,即“玻璃盒子”,所以能够迅猛地风行世界,而成为“国际式”,当然不能归之于某个建筑师的冒险心理或一时的异想天开,而是因为这一形式适应了新技术新材料的发展。格罗皮厄斯、密斯、赖特、柯布西埃,这四位大师是时代造就的天才。在书中,作者不无讥讽地将他们称之为“太白星”,但他们的确是时代之星。他们的作品也并不是如同作者所欢呼的那样,随着圣路易哺乳的格工程的一声爆炸,便销声匿迹了。对“方盒子”的挞伐并不意味着建筑史上这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页将会重新撰写。
  诞生于本世纪三十年代的《走向新建筑》(柯布西埃著),并不是一部严密的、科学的建筑理论著作,但它通篇充满了勇敢的无所畏惧的革新精神。作者当时所提出的构想,许多都被后来建筑的发展所证实了。“机器,人类事物中的一个新因素,已经唤起一种新的时代精神。一个时代会创造出它自己的建筑艺术。”现代文学艺术——小说、戏剧、电影、绘画、雕塑都有着由繁冗到简洁,由具象到抽象的趋向。抽象化并不总是同怪诞、不可索解相联系,它往往能够给人以更加丰富的联想和思索。包豪斯建筑风格受绘画方面的立体主义、表现主义的影响是明显的。后来密斯提出了著名的“少即是多”的口号,固然有它的片面性,不过如就其片面之处再做歪曲的理解,当然就成为荒谬了。就如同“大音声稀”、“此时无声胜有声”一样,它是一个停顿,一个思索,一个蓄积。或者是高潮的准备,或者本身就是高潮,但无论如何它是有“前音”,有“后果”的。假令自始至终都是“无声”,那么这一艺术境界也就不复存在了。少,不是无,而是浓缩,是凝炼。也许,用阿恩海姆的话能够把这一含义概括得更加准确:“在某种相对意义上说来,如果一个物体用尽可能少的结构特征把复杂的材料组织成有秩序的整体时,我们就说这个物体是简化的。”“由艺术概念的统一所导致的简化性,决不是与复杂性相对立的性质,只有当它掌握了世界的无限丰富性,而不是逃向贫乏和孤立时,才能显示出简化性的真正优点。”建筑装饰的简化和抽象形式的应用正是现代建筑的重要特点。它一反传统建筑沉重、厚实的外观,而代之以轻盈、明快、活泼而富于变化的造型。一种新的建筑美学观诞生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