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何处“深入”


□ 苗振亚

  李欧梵研究鲁迅达二十年,写出一部颇多独到见解的《鲁迅内传》,受到专家学者的普遍好评。据说,李在写这部著作之前,阅读了不少鲁迅传记与鲁迅研究之类的专著,其中也包括曹聚仁的《鲁迅评传》和《鲁迅年谱》。他感到曹聚仁这两本书写得也还出色,论点也较中肯,唯一的缺点是“未能深入”。至于“出色”在什么地方,哪些“论点”比较“中肯”,“未能深入”又表现在什么地方,他没有具体说。
  “未能深入”,当然是指《鲁迅评传》。《鲁迅评传》之于曹聚仁,意义非同寻常。曹是有名的文章快手,取材不限畛域,下笔即成定稿,一生著作四千多万字,多给人急就章的感觉。唯有这部《鲁迅评传》是个例外,慢功出细活,写得最耐心,费时也最长。鲁迅健在的时候,他就开始搜集资料。1933年冬天的一个晚上,鲁迅在他家吃饭,他就把写传的意图告诉了鲁迅。他说:“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适当的人,但是,我也有我的写法。我想与其把你写成为一个‘神’,不如写成为一个‘人’的好。”从这话里可以看出,这部传记的着眼点在什么地方,采用一种什么写法,他已经是成竹在胸了。剩下的事,就是坐下来写了。
  可是,为什么一部酝酿成熟的腹稿,要一拖二十年,直到他在香港定居后,才开始动笔?这有悖曹的写作惯例。具体原因是,前一段时间兵荒马乱,内战外战打了十几年,偌大中国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后一段时间,他要摆脱一边倒的意识形态,寻找一个可以为历史人物自由写传的中间地带。由此也可看出,曹对写这部传记所持态度是多么慎重。他既不能让自己的看法受到海峡两边政治的左右,心中肯定也暗藏写一部传世之作的理想。
  曹为《鲁迅评传》的定位并不高深玄远,是“写一本通俗的鲁迅传记,而不是一部专家的著述”。也就是说,他这部书是写给普通人看的。不是写给专门家看的,学术专著的“深入”,在他这里用不上。他这部书只能“浅”,不能“深”,即使是深刻的东西,也只能以浅易出之,要化道理为常识。作为学养丰厚的史家,而又做过多年新闻记者的曹聚仁,最不缺少的就是这种本事。书写出以后,他一定也认为,设想中的目的已经达到。一个真实的鲁迅已经被他写了出来。因而,李欧梵“未能深入”的批评,就不能不让他感到突然。引起他的深思。他很想知道怎么“深入”,向哪里“深入”,但终究不得要领,想不出“深入”以后又该是什么样子。
  作为在文艺圈滚打了几十年的曹聚仁,批评与被批评已是家常便饭,他当然不会见批评就光火。这一次抵触情绪的产生,可能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一是他与传主鲁迅有着直接交往的亲身经历,感受与认识多不是间接得来,无须“暗中摸索”与“主观臆测”,因而,传达出一个真实的鲁迅来,不会有问题。二是他资料准备充分,思考瓜熟蒂落,对世界著名传记作品多有研究,写这部传记的材料、识见、技巧也不会有问题。三是他非党非派,与鲁迅或鲁迅的论敌皆有交往,有一种不囿于成见的自由心态,既不把鲁迅看成神,也不把鲁迅看成怪,不拔高,不贬低,完全接自己的观察与理解如实写来,还鲁迅真实面貌的同时,也还历史本来面目。有了这些,还会“不够深入”吗?
  曹聚仁所以对“不够深入”的批评如此反感,很可能也还有其它因素,那就是对“深入”一词的厌恶。多年来,在一些政治家那里,只要是社会动员,永远都需要继续“深入”;在一些学院派批评家那里,似乎永远都是一把尺子,只要你不用理论术语说话,没有构筑起条分缕析的理论体系,那肯定就是不够“深入”。也许,正是这类事看得多了,他才会拿李欧梵“未能深入”的批评借题发挥,才会对某些鲁迅专家的所谓“深入”,不以为然。他认为,有些“深入”的结果,很可能就会变成附会与歪曲,离鲁迅与鲁迅作品的真实就会越来越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