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主体的情感与水墨人物画


□ 李春锋

  情感是人因外界刺激所产生出的喜欢、悲伤、愤怒、恐惧、爱慕、厌恶等心理反应。在水墨人物创作中,创作主体的情感被人为地转移,经艺术家的创作活动,物化为高尚的人文图式并唤醒人们丰富的想象。艺术家将人的情感融入画境,用笔墨直抒胸臆,画面的整体布局、形象的塑造与选择、动态的设计、笔墨语言与表现形式等,都是在情感的左右下进行的,如果离开了情感和内心的驱动,我们所描绘出来的东西也肯定是毫无生气或杂乱无章的,无法打动欣赏者。情感的投入与笔墨技巧协调融合就会使水墨人物画产生更大、更活泼、更深刻、更动人的艺术魅力。
  水墨人物画是以人的活动为主题来进行的艺术创作活动,作为创作主体的人要对人有深刻的认识与思考,体验人与人、人与生活、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深层的、内在的联系。不断增强自身的情感体验,努力摆脱简单而肤浅的感性认识阶段,寻找进行创作描绘的切入点,以纯粹的、真实的情感投入创作,努力把普通的客观形象转化为感人的精神形象。这样的行为,如果创作主体麻木不仁是无法完成的。惟有那些关注其生活的那个时代的“人”和“我”,又创造了那个时代特有的艺术形式和语言的艺术家的作品,才可能真正具有艺术史意义。也就是论作品既要有深刻的时代精神,又要有较强的艺术性(参见冯远《“人”的艺术和“艺术”的人》)。创作主体的情感在艺术创作中有着特别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古今中外艺术家都十分重视情感在艺术创作中的作用,罗丹说“艺术就是情感”(《罗丹艺术论》),情感在整个审美活动中始终起着重要作用。
  对于美术创作者,真正进入创作状态经常是因为对现实生活或以往经历的事有所感动与感悟,心中“有话要说”,有一种表现的欲望与激情,他需要使自己的情感在放松的状态下得到尽情的释放与抒发。作为创作主体进入怎样的创作状态,决定着作品的质量。当然,一件优秀的作品的产生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画家的人文修养、个性、气质、对生活的理解、绘画的基本功、创作主体的精神状态、情感的真诚与投入的程度等。艺术家在经历生活的磨砺之后,由一种情感体验与感动而产生创作的欲望。但当创作主体的思想受到某些因素束缚的时候,他的实践行为就会不自然与造作,就会对笔墨的发挥与情感的表达产生不利的影响,这些束缚可能源于基本功、经验、知识或对某些利益的刻意考虑,而实际上真正进入创作状态是一种自信、忘我、完全沉迷于“画”境中的状态,犹如优秀的足球运动员在射门的时候不会考虑是用哪一种脚法,也不会刻意去看球门。前提是要有良好的技法基础、丰厚的经验积累、体悟与大量的创作实践。有了这个基础,在创作时就可以尽情放开去画。对于创作主体来说,主体的个性、能力、气质、修养这些无形的东西是扔不掉也藏不住的,在作品中会自然流露出来,而不是刻意而为,它是主体的素质自然而然的流露。创作的整个过程也应抛弃一切顾虑,放下包袱,放松地去画,保持真诚的心态与情感的投入,真诚地表达想要说的,真诚地感受生活、体验生活,真诚也是艺术创作的可贵品质。一切形式与技术都要忠实于情感的真实表达。
  面对蒋兆和的《流民图》,人们每每受到感动,他朴素的笔墨语言,严谨的造型,生动地描绘出那段令人难忘的历史。在《蒋兆和作品全集》中有这样一段对《流民图》的描述:1943年在北平太庙展出被禁展,匆匆收场时,“画家蒋兆和最后离开现场,一位监督收场的警察,眼里含着泪花,敬重地向画家行了礼……”即使是今天,这幅画也同样令观赏者感到震撼,其中除了艺术家的造型能力与笔墨技法外,更多的还是因画家把对人民大众命运的关注这一炽热的情感融入作品的创作中。“事实与环境均能告诉我一些真实的情感,则喜,则悲,听其自然,观其颜色,体其衷曲,从不掩饰,盖吾之所以为作画而作画也”(《蒋兆和画册·自序一》)。蒋兆和在创作《流民图》时,失业和流浪形影不离地伴随着他,但也阻挡不住他把心中感受的现实生活画下来的愿望,没有因穷困而有丝毫动摇。“卢沟桥事变”后,作为当时沦陷区的北平,中国人过着亡国奴的生活,各种被压迫的事实他是难以尽言的。他说:“那时的北平,各道城门都有兵站岗,老百姓进进出出都必须脱帽敬礼,不这样就遭到拳打脚踢以至惨死。又如每当遇到日本兵时,中国行人必须恭立一旁,以示尊敬。而醉酒的日本兵横行街头,打人杀人,强奸妇女等等,是习以为常的。”(转引自刘曦林《蒋兆和论》)他亲身感受到中华民族蒙受的耻辱、灾难与悲剧,这种亡国奴的生活和民族仇恨深埋在他的心里并留下创伤,同时对他的艺术的走向产生深刻的影响。促使他要把这些描绘下来,把在沦陷区每日每时身受的苦难和人民日夜盼望抗日胜利的急切心情用绘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并在这种情感的指导下,创作出《小子卖苦菜》、《轰炸以后》等作品,以抒发对胜利的企盼。同时他自己也经常行走在街头巷尾,奔波于城市内外,与那些逃难的、流浪的、拖儿带女垂死挣扎的人接触极多,怀着深切的同情与他们交谈,了解他们的处境与生活状态,仔细体验他们经历的内心苦痛,观察其举止、形象特征,并深感他们流浪的生活的艰辛与不幸。民族的灾难与人民的痛苦时刻在激发他内心的良知与勇气,督促他去克服重重困难,坚定意志,完成《流民图》的创作。也正是当时的社会现实以及他的亲身经历、感受、体验、对人民的同情,促使他完成《流民图》。在他创作的过程中,主体情感的真诚投入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