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魅力“陈老哥”


□ 北 陌

我从来不相信一个男人会被另一个男人迷住,直到认识了“陈老哥”。
“陈老哥”并不老,他得到“老哥”称号的时候才刚刚三十五岁,如今已被人叫了十四年。
“陈老哥”是个人物。这不是瞎说,二〇〇三年底,在十几万职工中选出的十位“大庆石油管理局推进发展年度人物”名单上,就赫然写着“陈老哥”的大号——陈晓军。
大庆油田是个出人物的地方。最响亮的人物当然是那位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铁人”王进喜。“陈老哥”没见过“铁人”,当他一九七五年冬天由黑龙江省密山县三道岭子林场的一名知青成为大庆油田职工的时候,“铁人”已在五年前带着遗憾离开了这片让他深深眷恋的大庆黑土地。
“铁人”的肉身未能长生,“铁人”的精神永远长存,大庆石油人就是在“铁人”精神的鼓舞下撑起了新中国石油行业的半壁江山。来到大庆三十年,“陈老哥”从大庆采油二厂维修大队的一名普通工人,采油二厂党委办公室秘书、副主任,企管科长,代宣传部长,做到了采油二厂副厂长、大庆油田萨南实业公司总经理、大庆石油管理局土地资源管理部经理,铁人精神一直是他勇往直前的动力。在已然三年的土地资源管理部经理岗位上,他从国家最高土地行政管理部门一直协调到乡、镇、村乃至普通村民,解决了大庆油田遗留四十余年的土地权属问题,为油田、为职工领回来一百六十二点四四万亩土地和十七点四万户住宅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这些证件一本一本摞起来,高过一百九十米,真是一座钻塔啊!
“陈老哥”的工作能力有口皆碑、令人敬佩,而他的人格魅力,更是引人、迷人。
“陈老哥”与人为善。
手下的弟兄忘不了,谁家有婚丧嫁娶、大事小情,陈老哥忙前跑后、嘘寒问暖,张口大哥、闭口老弟,陈老哥对属下亲如手足。协作的对象,地位相若的,无数次领教了陈经理把酒临风、一诺千金的豪迈;地位低微的,也无数次在陈经理亲手为他打开车门的一刹那由衷地感动。
“陈老哥”才气纵横
“常忆烟柳处,曾记否?同窗共读,春秋两度。上苍恩赐天生缘,相见相知如故。只可叹,两载短促。执手难分泪如注,更哪堪肠断辞学府。送别日,歌当哭。
而今良朋分两处,好兄长,扬帆南海,已经先渡。愚弟暂作蜗牛居,梦里持戈逐神鹿。正壮年,闲愁最苦。苦亦不坠报国志,容日后挥缨长空舞。花无数,鸣金鼓。”
一首送给远方同窗的《贺新郎》,不但让同学拍案叫绝,也让很多读了这首词的人由衷地佩服陈老哥的满腹经纶、浩然正气。
“陈老哥”九曲柔肠。
年近八十的母亲爱读书,他每年都给母亲订阅二十几种文学刊物。每个双休日,他都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陪父母吃一顿晚饭,陪母亲唠唠五百年前的谷子、八百年前的糠。
工作繁忙,冷落了娇妻弱女,他就找机会亲自下厨,在菜香饭香中祢补一些心中的歉疚。别说“陈老哥”做菜还真有点专业的水平:略带浓汤的熘肉段,浇上香醋,撒上蒜丁,别有一番风味。烧肉、炖鱼、调汤,样样做得有滋有味;让人馋涎欲滴。
说到调汤,陈老哥还有一道得意之作:用各种佐料调好汤汁,取两只鸡蛋,小心地从中间打开,保持汤中蛋黄的完整,蛋青则搅散,一段葱白,四半蛋壳,洗净置于汤面,出锅入盆,便名:两个黄鹂鸣翠柳(蛋黄),一行白鹭上青天(葱白),窗含西岭千秋雪(蛋青),门泊东吴万里船(蛋壳)。
“陈老哥”虎胆龙威。
儒雅和气的“陈老哥”也有一身钢筋铁骨,他忠诚地捍卫着企业和职工的利益。
在他曾任总经理的大庆油田萨南实业公司,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大庆采油二厂有一家小炼油厂,按照上级要求关闭,厂房租给了一名社会人员。一九九九年,这名社会人员又转租给一位私企老板。二〇〇〇年,这个厂的资产划归大庆油田萨南实业公司,这位老板不交房租,赖着不走,陈老哥多次好言相劝未果,对方反而一副泼皮嘴脸,竟扬言要往他家里放炸药包。陈老哥来了牛脾气,冒着对方的威胁与恐吓,把官司一直打到省高院,两审胜诉,强制执行,追回欠款一百八十万元。在这个故事里,最让萨南人叫绝的,就是那个所谓的老板败诉后仍不死心,打上门来时,陈老哥虎目圆睁、拍案而起,吓得对方落荒而逃。那股豪情,那份神武,俨然一位叱咤风云的常胜将军……
吟诗煮汤,品茶垂钓,他文雅如学士;舞刀弄剑,格斗搏击,他神武似将军。
陈老哥,魅力无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