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带一只眼睛看时尚



  PP笔下的生活离我有点远。估算那个距离,大概相当于从我的居住地(北京城五环路外)到市中心区(西单或王府井)那么远。这个距离的意义,当然不在于公里数,也许用房地产的差价倒更能说明问题一些。我还应该再补充一个数据:PP今年才三十出头,而我已经六十开外。几个数据叠加在一起,这距离就意味着:PP在职场上奔走打拼之际,我正在公园里散步健身;PP在酒吧或各种“趴体”(party)出入之际,我已在黑甜乡里游荡;PP在自嘲“基本上的路数,是先谋生计,再贪得无厌”,我则在“反思”我们那个“物质极度匮乏”年代的“血色浪漫 ”。
  简单说,PP在《过度诠释》(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中写下的生活,是一种我不太熟识的都市生活。作为一个“城里人”,我确实一直享有城市户口本,年轻时还享有购粮证和粮票、油票(不是汽油是菜油)、布票、棉花票、烟票、酒票、肥皂票、火柴票等等各种票证,但那与“都市生活”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待到近十余年都市生活方兴未艾时,我已然是个老家伙,紧赶慢赶也“融入”(是这个词吗?)不了,呵呵!所以,如果不是某种机缘,我是连pp的这些杂文都不太可能读到的。
  写都市生活,时尚自然是一大主题。时尚云者,如潮之来去,在都市生活中总有一种席卷之势,很少有人能完全不为所动。《诗经》上说,“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想那是由于作者没有见识过现代都市生活的缘故。不过,卷入时尚也还有个卷深卷浅的分别。像我这种总是被卷到边缘的人,潮起潮落都只能慢半拍地跟着潮尾,也打湿了衣服打湿了鞋,但却始终未得一睹潮头之风光。PP就不同了。他是一位“海归”的“白领”,又供职于一家时尚类媒体公司,怎么着说也算得翻滚扑腾于潮头之辈。难得他一边翻滚扑腾,一边还观察记录,笔下带出来的信息鲜活生动,对于我就有点现场直播的意思了,很开眼界的。
  信手举几例说说。其一,低调现已成为一种时尚的姿态,“你真低调”差不多就成了一句骂人话了。乍看上去这低调的姿态好像是秉承了 “中国式谦虚”的传统,但其实却是高调推销的一种变异,而变异意味着进化。老实说,对于传统的低调我很熟悉,十一岁那年我被评为市级优秀少先队员接受记者采访时,就知道说“这一切都应归功于党和人民”(我真低调!)。后来高调推销自己的风气兴起来了,我打心眼里认为是一种进步,但至今也还没能完全适应。眼见得又出现了这种用低调姿态达到高调效果的更高境界,我当然只有望洋兴叹的分了。不过,据说技艺不纯熟者容易“拧巴”成“高低调综合症”,不学也罢。其二,“头脑风暴”是从美国一些公司传过来的时尚。在拟订一种方案之前,先让公司员工胡说一气,有点集思广益的意思。这事我原先也略知一二。但没想到的是,在有“慎言”传统的中国,“风暴后的头脑,绝对是重灾区”。当然,在美国的效果如何也可存疑。这倒让我想起,其实“头脑风暴”传入后还增添了另一层中国特色,那就是从外单位邀请一些“头脑”(在我们这里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做“头脑”的哦!)来“风暴”,本人就曾偶尔做过这种“头脑”。“风暴”完了我拿着红包扬长而去,时至今日方知竟让人家的头脑遭了灾。惭愧!其三,每年中秋节上演的“月饼环游记”(我有感而发胡编了一个名称),当然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时尚。这事本来也可想而知,但我对其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规模却缺乏真切认识。尤其是环游的一个终点竟是其真正的起点——“月饼厂回收,明年再卖”,这确乎超出了我的想象。当然,我的想象力本来就很贫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