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天(短篇)


□ 瘦 谷


几乎在每个早晨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准时出现在这爿小小的住宅小区中。太阳刚刚出来,屋顶上的雾絮还未完全散去,淡淡的晨光在风中翻动的树叶上像是难以站稳似的跳跃着。有几声鸟叫,但看不见鸟儿的身影,它们在看不见的地方梳理晨起凌乱的羽毛。但鸽子已经满天空地飞了,它们总是低低地飞翔,起飞时翅膀扑扑扑扇动的声音很响,它们飞一圈又会转回来,站在窗台或者一家一户小院的围墙上,咕咕咕地叫。
他和其他在这个城市各个住宅小区里捡垃圾的人都知道,早晨是他们捡垃圾的最好时机——垃圾桶中多是各家扔掉的废物,可好些东西他们捡了都可以拿到废品站去卖钱;另外,他们不愿把自己更多地呈现给住宅小区里的住家,他们把自己令人讨厌的程度尽量降到最低。事实上,他已经与这个别墅物业小区中那个好心的门卫达成默契,他可以每天早晨进人这个小区捡垃圾,而门卫不认识的别的捡垃圾的人则不被允许。在别的普通的小区中,则不是这样,物业管理的人一般不管,其中的垃圾桶一天中总要被好些个捡垃圾的人翻好几遍。自然,第一个翻捡垃圾桶的人,收获会大些。
这是一爿高级别墅物业小区,都是一百多平米的二层小红楼,每家屋前还有一个栽花种草的小院。
现在是五月,天气已经有些热了。他只知道现在是五月,却不知道具体的日期,具体是星期几。在山里,五月的石榴花开得像火一样,在这爿小区,他看见了人家小院中开得火红的石榴花,所以他知道是五月了。在这个城市中,他不会刻意地去记住时间,事实上,他已经忘记了时间,他只需要能够在天刚刚亮的时候醒来起床就行了。有时候早晨有雨,他就会在床上睡得更久些,睁眼躺着,听着屋顶上雨脚淅淅沥沥或滴滴答答地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这个城市中,他甚至没有名字,没有人叫他名字,他老婆也不叫他的名字。
天色很早,小区中的居民还没有起床,或者说起床之后还没有走到户外。他沿着每天都相同的行走路线——从一个垃圾桶到另一个垃圾桶,寻找那些可以卖钱的有用的东西。他是一个身体不高、左手不灵便、没有了右耳的男人,在一个个垃圾桶前,他都会掀开盖子,机械地弯下腰,用自制的铁耧仔细地翻找。然后,把不小心翻落到地上的垃圾拾起来,放到垃圾桶中,轻轻地盖上盖子。
有时候,他的身后还跟着他的女儿和儿子,不到十岁的女儿和儿子和他一样已经在这座城市捡垃圾快三年了。
迎面一股风吹来,在清新的空气中,有草地、树冠和花盛开的芬芳,在这芬芳中他闻见了前边垃圾桶中飘出的香味——拌着葱、辣椒油、花椒、味精等调味料的鸡肉的香味。他走上前去,掀开垃圾桶的盖子,看见一个干净的塑料袋中装着一只几乎没有被动过的、斩切好了的鸡,鸡肉上浇淋着调好了的调料。
他常常看到这样的情况,一条鱼,一只鸭子或一只鹅,一个大蛋糕,八月中秋之后则会有一盒一盒好好的月饼,它们被住在这里的人丢在垃圾桶中。如果这些被人扔掉的东西没有被别的垃圾弄脏的话,他就会把它们捡回家,给自己和家人吃。住在这爿小区的人都很富有,好多的院子中都停着闪闪发亮的各种颜色的小汽车,在他的山里老家,村民们把这种车叫做乌龟壳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