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曾昭禹的伪学及其它


□ 火 夫

《山西文学》在2005年第9期上,发表了曾昭禹先生的文章《经典的应该是什么立场》。读后首先是如曾先生所言“目瞪口呆”,犹如一只绿头苍蝇撞了进来。
曾先生这样写着:“我是1967年出生的,我小时候曾经看过《红色娘子军》、《杜鹃山》、《苦菜花》等电影,觉得很美。十几岁的孩子,没有受过阶级斗争学说的教育,如果说我极‘左’,我就觉得冤枉和莫名其妙。”
先不说曾先生将文化大革命的经典之作故意和之前的混淆在一起,凭空来了个“如果说我极左”,这就让人“觉得冤枉和莫名其妙”。谁说你极“左”了?谁说你“受过阶级斗争学说的教育”了?
先生出生在文化大革命的发起之时,童年生活在文化大革命的轰轰烈烈之时,那时候的阶级斗争铺天盖地、怎么会把你不罩在里边呢?你说你看过江青等人锻造的革命样板戏或电影,你觉得很美,这我相信。文化大革命风起云涌波澜壮阔、席卷全国每一个角落,连毛泽东主席都连说: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你一个小娃娃又怎么会认识到不好呢?你说那些东西很美?又说没受到教育,而且到你自称学者时仍然不知道“文艺是为××服务”的普遍“真理”,你这学者不是很伪吗?你的学说又怎样不伪起来呢?
再看曾先生对江青的认识:“江青的错误是什么?只是组织了样板戏吗?我想不是。江青的错误,党的有关重要文献讲得很明白:篡党夺权。这是政治错误。”言下之意,江青搞样板戏等,从舆论、文艺等意识形态方面给大众洗脑,仿佛立了大功了。其愚民政治和策略不应该清算,只抓住她篡党夺权就大功告成了。岂不知篡党夺权都是中性词,如果把错误的党篡成正确的党,就不是什么坏事。与此相同,如把封建专制的权夺在人民民主专政方面上来,就更不是什么坏事。历代王朝这家夺了那家的权,丁家又夺了丙家的权,这事少吗?关键是看篡了什么样的党,夺了谁家的权。比如我们共产党就是夺了国民党的权,你总不能说这夺权是夺错了。其实无论篡党还是夺权,如果是脚踏实地为人民服务就对了,如果是为剥削人民欺压人民的人服务,就不能说成是光荣正确的。
我就奇怪,这样简单的问题曾先生都明白不了,而只知拿什么“重要文献”来唬人,这能是学者的作派吗?
接下来看曾昭禹先生对“两个凡是”的认识,他说:“以财产多少、文化多少划分先进与落后、革命与反革命,这两个‘凡是’观点难道不是真理吗?”请问曾先生,这是哪门子“真理”?是出自哪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之中?列宁说:“印证真理,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之差。”你竟敢自称自己为马克思主义学者,是不是有点吹大了?我敢断言,如果马克思主义理论真有你的“两个凡是”之说,相信没几个人会信它。如你所说财产多就是反革命、落后,文化多就是反革命、落后;财产少就是革命、先进,文化少就是革命、先进,那么是马克思的文化少吗?毛主席的文化少吗?恩格斯的财产少吗?周恩来的财产少吗?还是当今共产党的财产少文化也少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