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当代文学中的身体话语


□ 葛红兵

  摘 要:研究苏童、贾平凹、张贤亮、张弦、莫言、李佩甫等作家笔下的身体话语,应该对他们从个人快感的实现、男女性别意志的体现、国家意志的政治场域三个角度,以“暴力”、“奴役”、“占有”等为关键词,研究身体政治中的征服、征用和授受等关系,来描绘中国当代文学中身体话语內部的权力关系图谱,并对中国当代文学中的身体话语进行宏观阐释,这样才能归化于更大的民族体、国家体、阶级体而获得意义。
  关键词:当代文学;性话语;快感书写;身体
  中图分类号:1206.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8)03-0171-10
  
  身体政治的核心目标是避免为我论的身体变成为他论的身体,这个目标同样会表现在人类的性政治中:性快感,如何是为我的,而不仅是为他的;它如何免于被剥夺、被压抑、被他者利用和主宰?如果我们承认性快感是身体的拥有物,承认身体可以从虚无中制造然后是接近和享用性快感,那么,我们就会相信,性是身体政治的重要内容:在这里我们可以研究性快感的制造技术、其中展示的人和人的身体关系的内在本质、性交往所展开的身体面貌等等。
  性快感对于身体来说是极其特殊的,性是身体快感中极少数不能自我满足的东西,性快感必须依赖对象,身体不能单独从内部中产生性快感,而必须依赖他者,也因此,性政治中天然地包含着某种给予和剥夺、占有和被占有的风险。换而言之,性快感是一种特殊的快感,它和食物快感很不同:它不能单方面获得,而必须通过另一个身体的合作和参与来共同获得。也就是说,要获得常态的性快感,一个身体就必须接受并占用另一个身体,在这个过程中,他首先要让另一个身体成为他的身体的快感工具,当然,这个过程大多是双向的,他的身体大多数时候也要成为别人的快感工具,双向的快感才是真正的快感。不过,显然后者在性快感中是次要的,前者,占有另一个身体,使他成为自己的快感源泉,是最重要的。这里牵涉到两个身体的合作。两个合作的身体,可能使快感更有伦理学价值,大多数时候,这种快感会是对等的,如果两个身体之间是双向占有、交互地工具化关系的话。这种具有伦理学效应的性快感常常发生在情人和夫妻之间:他们首先表现自己为一个心甘情愿的快感工具,他们把自己的身体降格为工具交给对方,这个时候对方的快感成了自己的目的;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也得到了对方的积极响应,对方也以同样的态度来对待他们,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他们同样也获得了自愿成为他们的快感工具的对方的身体。在这种身体合作关系中,快感成为一种相互的赠予行为,他们不是来自对对方的剥夺,相反是来自对方的赠与,这种快感是建立在相互的为他论之上的,相互的为他论和身体政治的为我论并不矛盾,相反它是为我论的高级形态。苏格兰经济学家亚当,斯密认为:当人们追逐自己利益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无意中受到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指挥,去自发地推动社会的利益。在性快感关系中,这种情况同样是存在的:当一个人追求性快感的时候,他同时也给予了对方快感。但是,这种性快感方式,却并不是唯一的,快感可以是单方面的,比如,在买春卖春的关系中,占有是单方面的,一方占用另一方的身体,使其成为自己获得快感的工具,但是,自己反过来并不提供对方同样的占用和快感,他对对方的占用是单方面的,他用钱购买了这种占用。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强奸(性暴力)”中。身体侵害,最严重的无过于强奸和杀戮。一般认为,这是人类未开化状态的反映,蛮荒时代的人类习惯于通过肉体上伤害和消灭对方来解决彼此间的冲突——表现在异性之间,则为抢亲和强奸,表现于同性之间则为决斗和凶杀。但是,这种人类蛮荒时代的习惯在文明时代并未消失,而是以另外的方式存在于人类的生活和想象之中。通常,我们习惯于认为,一般身体伤害,比如殴打,所具有的意义不如强奸,用刀具刺伤女人的手掌和用生殖器强行进入女人的阴道具有不同的意义。何以如此?为什么男人倾向于高估强奸的意味(主宰、征服等),而女人也同样地会高估受好的伤害?(一个女人在手掌被刺伤和阴道被进入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受伤害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