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线女的诗


□ 红线女

  
  乡下蚂蚁
  
  这一次,我是真的卸下所有的包袱
  从千里之外的乡下出发
  一步一步走过十年,我小小的身体
  穿过菜园坝,爬上长江大桥
  挤上南滨路
  
  南滨路的灯光很亮,甲壳虫很多
  红唇蚂蚁,高跟鞋蚂蚁,赤裸着上身的
  男性蚂蚁 香风一样吹过来
  
  我是一只乡下蚂蚁
  挽起的裤腿藏满风沙
  粘满泥土的目光爱过
  山城的每一寸土地,终于
  
  聚集在今夜
  等待一场烟火进入
  将忧伤燃尽
  
  另一条长江
  
  没有风,长江依然流逝
  烟火穿着漂亮衣衫
  向上飞跃、升腾
  十年弹指
  
  我没有歌唱更无法言语
  我没有甲壳虫没有照相机
  我只能朴素地眺望
  用尽一生的虔诚
  轻轻叩击朝天门的门
  
  芝麻开门吧
  今夜我要进入
  把一生的痛
  从十年的夹缝中挤出
  在重庆的版图上
  把自己滴成另一条长江
  
  不是虚无
  
  在生活的最低处
  我匍匐了三十年
  这绝对不是一个虚无的数字
  生命的呈现
  多么飞速而有序
  
  今夜,我终于直起腰,忍住疼痛
  把一首诗歌在南滨路的蚂蚁
  堆在等待烟火进入的甬道里
  大声诵读
  
  美好与邪恶
  相遇和别离
  都以祈祷的方式随烟火
  回归最初的姓氏
  
  长江十年,无声无息地延伸
  用宿命,继续生儿育女
  
  烟火弯曲
  
  如霹雳,掀开天空的一角
  在长江之上深情绽放
  自下而上,旁若无人
  十年的喜怒哀乐
  悲壮地盘旋在山城
  
  夜晚惊呼,声音越过长江之外
  蚂蚁们伸出双手
  争相从十年的烟火中拾捡火种
  
  我是城墙下最小的那只
  乡下蚂蚁。沸腾的江水模糊
  夜色 我的火种有点弯曲
  短暂的欢乐开始骨折
  
  拧干
  
  在山城在长江醒着的地方
  寻找一场烟花雨
  一只蚂蚁的内心潮湿
  浪花一晃而过
  
  十年走在路上
  沿途可以听见一些死亡的呓语和
  一些莫名其妙的对话
  甚至可以看见人魔乱舞
  鬼火汩汩地流
  
  今夜的风拧着记忆
  同淋一场烟花雨
  那只蚂蚁伫立江边
  等到时间伸出大手
  把我慢慢拧干
  
  跌落
  
  突然间,天空的翅膀张开了
  仿佛十年的梦开在
  山城之巅,长江之上
  
  烟火一束束,一朵朵
  像梦里我握紧的拳头
  忧伤而纯净地打开
  沧海桑田,十年依然闪耀
  凋零的只是一阵风
  
  今夜走在江水中
  走在梦的缺口
  拒绝言语
  孤零零的轻从风里跌落
  
  低矮的夏天
  
  野百合从暴雨中伸出头来
  贴紧地面
  隔着雨帘,有风吹向对岸
  我洗净双手,拽紧时间
  
  早春的时候,你宠幸一株桃花
  许多耳语
  在一片叶子上奔走
  在热恋中抽穗
  
  我,不小心遭遇一场雨
  并在雨季中
  不小心弄丢了桃花衣
  让一朵百合
  走向低矮的夏天
  走向虚无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