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地


□ 杨怡芬


这清早不该有那么浓重的雾气,都大冬天了。香秧挑着两只箩筐在这片灰白中漂浮着。若是在乡间小道上,她轻巧的步子能把扁担颤出歌来,而此刻她虽然特意挑小弄堂走,一样是窄窄的道儿,可这小弄堂却是上海的小弄堂,连扁担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它噤声了。
香秧在弄堂口搁下担子,两筐饱满红润的海虾和她一样招人眼。她用眼睛寻觅着买主,那些还沉浸在昨夜兴味里的懒洋洋的面孔肯定不是,他们用眼角掠了一下这个乡下婆子,尽可能远着担子出了弄堂口——可是那口子是那样狭窄,筐里的海腥味追着裤筒跟了出去;是真买主看到海虾就会眼睛一亮,间或迟疑一下,脚步却已经移了过来,接着问:几钿一斤啊?香秧的生意就来了。她总是把分量给得足足的,秤尾巴高高翘上去,但没几个买主会相信她这个动作真不是一个哄人的手势,香秧倒希望他们拿出包里带的小电子秤再过一下,那么他们或许慢慢就会变成她的老买主,这样的客人已经不多了,大多是懒得求证又胡乱存疑的,这让香秧有点生气,可她也拿他们没有一点儿办法——又不能钻进他们的脑袋去。香芹就说她笨,说她眼光不够毒,香芹是能一眼看出哪一个人能少他一点分量而不会计较的,哪一个是一钱也不能少他而且还得再添上一点的。
香芹埋怨着她的笨却又每回都和她搭档去卖虾。
冬天的冷空气隔十几天就来一阵,海上就起了很大的风,避风港眨眼间成了船的集市,香秧她们这个时候就闻风而去,到船上买烤虾。鲜红发亮的大虾饱满地弯成一个坚韧的弓,把香秧的希望张得圆圆的,她们把虾从船上运到家里,筛掉渔民在海上烤制后洒的盐粒,再装进自己的干净箩筐,带着收拾的行装,向上海进发了。她们先找个洁净又便宜的小旅馆住了下来。等待她们的就是近十天的奔波,在上海迷宫般的小弄堂里清脆地吆喝:卖烤虾喽——卖烤虾喽——海边人的直嗓子没有太多的花腔,只是把尾音一点点漾开去。
雾天雨天艳阳天,香秧挑着担子从这个弄堂到那个弄堂。繁华的街道,她是不去的,也不能去,她们是无证游动小贩,见不得光的。香秧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在这个都市的罩衫下蒙头行走。香秧并不眼痒那些光鲜的橱窗发亮的店堂,可是她走过那些尚未竣工的楼盘时,脚步就有点迈不开。悬挂的售楼广告上面写着:“经典楼盘……7000元起……”长条的白布儿带着风猎猎飘动着,鼓起一个字又埋下一个字。香芹嫂就说:“天17000元一平方米!金子铺地啊!”两个人就一起想象着把7000元铺满一平方米地面的情景,香秧喃喃:“真是贵啊真是贵啊。”香芹就笑她:“像你这样老实巴交,几时赚够钱给你的儿子建军在城里头买房子啊?”这是香秧的心病。建军是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就因为在城里没有房子,对象谈崩了好几个,现在处的这个到了论婚嫁的时候一样也咬紧牙关不放松,非得在城里有套房子然后才能有她这个人!虽然小城市房价没有上海的贵,却也要3000多元一个平方,这样想着,再重的担子搁在香秧肩上也会变得轻如鹅毛,这箩筐里的虾是用来换城里头的“平方”的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